手机上阅读

第 145 章 男子汉的尊严都没有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秦行烈心中忐忑,只能试探着问:“阿昭,是励王欺负你了吗?”

    顾昭摇了摇头:“没有的事。”

    以元弗不分青红皂白的站在她这边,要是告诉了他,万一要是他哪天偷偷溜出去找励王给她出气,岂不是害了元弗?

    秦行烈越发确定,顾昭不高兴是和自己有关系了。

    他努力回想,却还是找不到原因。

    顾昭已经站起了身,端起yào碗准备出去。

    她现在的情绪太明显,在这里容易影响元弗。

    “你好好躺着,这些天不许出去乱跑,知道了吗?”顾昭叮嘱着。

    秦行烈“嗯”了一声,双臂用力,准备躺下,却突然“哎哟”一声,整个人又倒在了床头。

    顾昭一急,连忙放下yào碗,弯腰扶住了他。

    “别动,让我来。”

    顾昭已经驾轻就熟,动作非常熟练地将秦行烈横着抱起,轻轻地把他平放在枕头上。

    秦行烈叹了口气,双手搂住了顾昭的脖子,在她耳边说道:“阿昭,我这样被你抱来抱去,一点儿男子汉的尊严都没有了。”

    语气中颇有几分委屈,只是顾昭低头看他的时候,却发现他眉梢眼角全都是喜悦,哪里有半点沮丧的样子?

    顾昭双手按在他脖子两边,从上往下看着他,带着冷意的脸上不自知地已经浮起了笑容:“那怎么办呢男子汉?”

    秦行烈双手用力,拽着顾昭的脖子往下,笑意

    弥漫眼底。

    顾昭被他这样含笑温柔的注视迷住了,不知不觉地就顺着他的力道,一点点俯下身来……

    只是轻轻地碰了碰秦行烈的唇,顾昭就柔声说道:“你身体不好,乖乖地吃yào休息。”

    看着顾昭的背影,秦行烈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次努力好像不但没有完成预期目标,反而让顾昭对他的励王身份更加抵触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更不妙的是,这次惹怒了皇帝,给他来了个禁足,励王这个身份要半年都不能出现,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了……

    秦行烈头疼地把手放在额头上,绞尽脑汁地反思自己是哪里得罪了顾昭。

    出了房间后,顾昭让小鹤去通知沈蔚他们不用找了。

    半个时辰后,沈蔚赶了回来,听说元弗受伤在养病,还安慰了顾昭几句。

    齐泗也闻讯赶来,听说元弗再次吐血昏迷,十分担忧。

    知道顾昭没有心情招待他们,两个人都识趣地退了出去,在顾家周围检查了一番防卫的人手才离开。

    ……

    礼国公府密室中,灯火通明。

    林维康站在一张巨大的桌子旁边,桌子上是一副沙盘,俨然是将整个北安的版图都缩小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北安各个州府都chā上了名牌,一些关键战略位置还特意用朱红色标出来,以示强调。

    河流山川、边境关隘,全都标注得清清楚楚。

    跟在林维康

    身边的几个官员看得啧啧称奇:“国公爷竟然能做出这样细致的沙盘,这可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啊。”

    全国舆图已经属于战略物品了,私人持有就算是意图不轨,会立刻下狱。

    而普通官员能看懂本辖区的舆图就算是不错了,更别说一般老百姓了。

    像林维康面前这样bī真详细的沙盘,恐怕是兵部都做不出来。

    林维康抚须微笑,颇为自得:“确实如此,此乃我林家三四代人呕心沥血之作啊。”

    他从旁边的签筒里拿出几面小红旗,指着沙盘说:“斗川关已落入东昊之手,不过一百里外的围峪口驻扎的八千兵马,有我们的人。”

    说着,林维康把小红旗chā在了围峪口的位置。

    “北边柏叶林,一万大军,也有我们的人。”又是一面红旗。

    他一边说,一边将旗子chā下去,没多久,沙盘上已经chā上了五六面红旗。

    这些红旗隐隐然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上京城围了起来。

    一名中年官员惊叹道:“这样一来,上京与整个中原,全都在国公爷掌握之中了!”

    林维康笑了,虽然“掌握”一词用得有点夸张,但是至少他手中的兵力已经足以对北安最中心的腹地造成极大威胁。

    另一名胖胖的官员说道:“不可掉以轻心啊。虽然王铁心的北军已经被打残,但是求死军和骠骑营却都不是善茬。不将这两支军队控制

    或者除掉,威胁太大。”

    说到这里,一边的年轻官员赔笑接话:“今天,好像听说励王被陛下责罚了?”

    “说起来,这位还真是凶残,竟然把东昊使团的人杀了好几十个!”

    “别的不说,只说他擅杀使团这么多人,陛下竟然就只是罚俸禁足,这样的处罚也太轻了。”中年官员沉思道,“总觉得其中有什么缘故。”

    林维康冷笑起来:“什么缘故,自然是咱们这位陛下怕死,怕丢了龙椅的缘故。”

    几名官员面面相觑,过了好大会儿,年轻官员才满脸不可置信地问:“国公爷,您是说,他,他还敢弑君不成?”

    林维康只是笑,不说话。

    这种机密,他还有大用处,怎么能告诉别人?

    就像是之前守正帝原本已经叫了翰林来拟旨,要抓他入狱,抄没国公府,要不是他掌握着那些秘密,守正帝怎么可能临时取消旨意?

    “励王被处罚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胖胖的官员一脸智珠在握的样子,“我们正好往外散布言论,一方面离间他与皇帝,一方面也让百姓对皇帝失望。”

    “就说励王是我北安英雄,先是镇守北境,横扫草原,现在又斩杀东昊人,为斗川关阵亡将士报仇,皇帝却对东昊人卑躬屈膝,处处退让,卖国以求苟安!”

    中年官员击掌赞叹:“妙计!妙计!最好是再找几个愣头青,让他们闹一闹

    ,把事情闹大点。”

    他转头去看林维康:“国公爷,若是你在控鹤司有人就更好了,让控鹤司去抓几个闹事的,打死几个最好,就说他们鼓动人心,污蔑陛下!”

    林维康眼睛一亮:“让整个上京都为励王殿下打抱不平,以咱们这位陛下的xìng格,肯定是受不了这口气的。不用我们动手,控鹤司就得出动。”

    “然后派几个机灵的混在人群里,挑起混乱,死上几个,抓上一批,就够陛下喝一壶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一起bào发出一阵大笑。

    笑声停下来之后,胖官员犹豫了一会儿,问了一个问题:“国公爷,我觉得这些天,太子跟咱们好像有点疏远,是不是有了疑心?”

    林维康也皱起了眉头,他也感觉到了太子的变化。

    他拉拢官员都是打着太子的招牌,也只有这几个心腹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

    如果现在和太子决裂,他身边的文武就得消失大半。

    “如果大小姐能回来就好了。”年轻官员出主意,“不管怎么说,大小姐和太子殿下都是多年情分,哪怕是不能当太子妃,入宫之后也能当个贵妃贤妃的。”

    只要在外人眼里,把太子和国公府看成一体就行。

    回来?

    林雪容又不是真的在庙中祈福,怎么回来?

    想到这里,林维康几乎要把罪魁祸首顾昭恨得牙yǎngyǎng。

    不过,顾昭的好日子也没几天了!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