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144 章 你竟然偷偷亲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顾昭眼看着秦行烈气息微弱,脉搏混乱,心知不能耽误,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含了一口yào水,俯身向前,堵住了男人的嘴。

    温热的yào水无法从嘴角淌出,终于一点点透过齿缝,通过秦行烈的口腔,流入了他的腹中。

    顾昭又含了一口yào水,重复之前的动作。

    红儿站在一边,整个人都已经傻了。

    顾昭回头看了她一眼:“你先出去吧。”

    红儿惊慌地应了一声,扭头往外走,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有些神秘地说道:“小姐,奴婢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会对别人说的!”

    顾昭一笑,就算是说了又怎么样?

    她对红儿摆了摆手,继续喂yào。

    眼看着一碗yào水都要喝光的时候,顾昭感觉到了不同——她口中的yào水不再是缓缓渗入,而是被人一口吞了下去。

    她惊喜地抬起头,果然看见秦行烈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两下,然后缓缓向上掀起,露出了漆黑的双眸。

    顾昭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阿昭,你竟然……偷偷亲我。”秦行烈仍旧用气声说话,不过比平时力气小了很多。

    也就是顾昭离他这么近,才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顾昭的脸有点红,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羞得。她用力瞪了秦行烈一眼:“都成

    这个样子了,还在这里胡说八道!”

    秦行烈刚想笑,可是嘴角刚刚一动,就忍不住嘶嘶地吸气:“啊,好疼。”

    顾昭把剩下的yào水喂他喝完,才皱着眉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如果他服yào之后还不醒来的话,顾昭就要亲自去请求典凤年,找黄院判来给他诊治了。

    秦行烈叹了口气。

    他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弄成这样。

    顾昭的脸上带着怒气:“你留的纸条说是家人找你?他们看着你这样,竟然不管不顾,让你一个人回来?”

    秦行烈眼神闪了闪,那纸条是他每次偷偷溜出去的时候,都会写一张放在枕头下的。

    内容不变,只是日期不断更新。

    作用就是以防万一,哪天他在外面被突发事件耽误,不能及时回来的时候,给顾昭一个jiāo代,让她不会以为自己出事了。

    “我不想让他们知道你。”秦行烈靠在床头,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但仍旧显得十分憔悴脆弱,气声更是只有靠近才能听清楚。

    他握住了顾昭的手,手心有些冰冷。

    顾昭心中有些难过。

    她明白秦行烈的意思,不想让他家人知道,并不是不想对自己负责,而是因为那些家人可能对她不善,甚至不利。

    这只能再次证明

    ,他的家人对他并不喜爱,说不定还想要他的命……

    亲人的伤害带来的痛苦是双重的,这一点,顾昭比谁都更清楚。

    她握紧了秦行烈的手,想要用自己的温度来安慰他。

    就连对秦行烈说话的声音都又放软了几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

    秦行烈看着一脸关切的顾昭,眼神染上暖意:“不用,吃了yào就没事了。”

    他嘴角轻翘,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少女:“阿昭,你放心,我还没有娶你,绝对不会出事。”

    顾昭嗔怪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反驳他。

    他才刚刚被家人伤害过,要是自己再加上几句冷言冷语,说不定又要把他气得吐血昏迷。

    “下次要出门,就光明正大的,别偷偷溜出去。青儿发现你不见了,都快吓哭了。”

    顾昭忍不住有点想笑:“他们都准备把后院的池塘捞一遍,看看你是不是掉进去了。”

    秦行烈也有些忍俊不禁,想来应该是青儿和红儿他们都不识字,根本就没有发现枕头下的纸条。

    他刚刚笑得动作大了些,就又扯动了内脏,猛地咳嗽起来。

    顾昭忧色更深。

    秦行烈拍了拍顾昭的手,挤出笑容:“别担心。”

    顾昭怎么可能不担心?

    秦行烈岔开话题:“你今天

    都忙了什么?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讲给我听听。”

    顾昭想起来今天的经历就觉得糟心,哼了一声说道:“别提了,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秦行烈捏着顾昭的手指,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指头上硬硬的茧子。

    轻轻按下去,又能感受到茧子下包裹的róuruǎn弹xìng。

    和顾昭的人一样,表面强硬,内心róuruǎn得很。

    他很想知道顾昭对他“励王”身份的观感,就假作不经意地问起:“我在路上听说,今天出了大事,东昊使团死了不少人?很多人都在议论呢。”

    顾昭点了点头:“确实是。”

    秦行烈一脸惊讶:“谁这么大胆,敢杀东昊使团的人?不怕皇帝发怒吗?”

    顾昭挑了挑眉毛,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杀东昊使团的事情,在下也曾做过,你怕不怕?”

    秦行烈大大的眼睛弯了起来:“原来是顾大胆,失敬失敬!”

    “阿昭杀他们,那他们肯定是该死的。”

    顾昭轻声笑了起来:“元弗这话说的,我杀谁谁都该死吗?”

    秦行烈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没错,阿昭并不是滥杀之人,你要杀的人肯定是该杀。”

    顾昭眼角绯红,又瞪了他一眼,眼神中却没有一点儿凶狠。

    秦行烈笑吟吟地回视,毫不掩饰自己对

    顾昭的偏爱和钟情。

    顾昭看出了他眼中的情意,心头猛然一跳,掩饰xìng地说道:“不过跟真正的凶神相比,我还差得远。”

    “我只杀了一个,那位杀了怕是有二十个吧。”

    秦行烈愕然地张大嘴巴,做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到底是谁这么凶悍?”

    顾昭的脸色冷了下来,她是真的不想再提那个名字。

    她拿励王当挡箭牌是没错,但是在她心里也确实是把励王当成了保家卫国的英雄,对他十分敬仰。

    如果没有这种特殊的敬仰,今天励王的举动也不至于让她这么失望。

    秦行烈敏锐地感受到了顾昭的情绪变化,他的嘴巴一点点合拢,小心地打量着顾昭的表情。

    “怎么了阿昭?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顾昭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重重吐出:“没什么。是励王杀了那些使团成员。”

    她的语气已经从刚才的喜悦xìngfèn,变得平淡无波。

    这种变化实在是太明显了,秦行烈的心里咯噔一下:怎么看起来,顾昭好像是对他很不满意似的?

    原以为杀了那些冒犯她的东昊人,就能够得到她的友谊,两人至少从朋友开始,然后循序渐进,总有一天能揭开自己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站在顾昭面前。

    可是怎么好像反而把事情弄砸了?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