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131 章 怎么会遇到这个大魔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不,诸君,你们都错了!我们真正的仇人,并不是那个顾昭!”

    坐在末尾的一个年轻人突然站了起来,一脸凶狠地宣布:“在下派了投诚的北安人前去现场调查,才知道真正死在顾昭手里的使团成员只有一个!”

    “其余牺牲的成员,凶手全都另有其人!”

    “而且,只看现场也能知道,那个凶手有多么嚣张,他竟然当街马踏我使团成员,让诸位前辈死无全尸,面目全非。”

    “可见他对我使团如何的不敬!当街将使团成员活活踩死,扬长而去,这不比顾昭所为要恶劣得多?”

    他狠狠地盯着松谷熊,yīn森森地发问:“松君只提顾昭,不提真凶,是另有居心,还是怯懦畏战,害怕与真凶对阵?”

    其他众人顿时鼓噪起来。

    东昊与北安的等级秩序有所不同。

    他们一边尊奉贵族血统,坚信贵族比普通平民高贵,东昊王是上天意志的代表;

    但另一方面,东昊信奉勇武的传统,又让年轻力壮的下级对于暮气沉沉的上级充满叛逆敌对的心态。

    只要条件允许,他们并不吝于向上级的权威发起挑战。

    立刻就有人对松谷熊提出了质询:“仲暝所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松君为什么要替这个真凶掩盖?”

    “没错,这样的行为与叛国有何不同?”

    “松君德高望重,才会成

    为这次出使的首领,我等才会尊奉松君的命令。但是如果松君准备出卖我国利益,我等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松谷熊抬起头,凌厉的眼神扫过众人,刚才还在纷纷叫嚷的使团成员一个个瞬间都低头闭嘴,不敢再说什么。

    虽然松谷熊已经年近六旬,但是他曾经参加过多次安昊两国战争,身上的悍勇之气至今犹存。

    众手下的畏惧,让松谷熊脸色稍霁。

    他坐直了腰,郑重地说道:“诸君,你们是不是没有注意到,那个顾昭,是控鹤司的官员?”

    有的使团成员对“控鹤司”三个字十分敏感,听见就严肃起来;

    但也有一些使团成员有些茫然:“控鹤司是什么机构?在下从未曾听说过。”

    这些未曾听过控鹤司声名的,大半都是年轻人或者从下层走上来的官员。

    松谷熊沉着脸说道:“诸君不知道控鹤司,也不为过。毕竟这二十年来,控鹤司即使在北安,也陷入沉寂,久不闻其动作。”

    “但是,对于本官这个年龄、曾经参与过与安武帝作战的昊国老人来说,控鹤司乃是我昊国最大的仇敌之一。”

    “在与安武帝的决战之中,控鹤司与我昊国青龙卫针锋相对,争夺情报,杀害我昊国精英无数。”

    “尤其关键的是,在二十四年前的最后决战中,控鹤司千余精锐,发现了我昊国军

    队隐藏的一支奇兵,并以玉碎之姿,将这支本应决定战争胜负的奇兵伏杀殆尽,才导致我昊国正面战场上的最终失利!”

    松谷熊锐利的眼神巡视着整个房间:“这是至今仍旧未曾对平民解密的军事情报,请诸君也务必继续保守秘密!”

    “但是,对于控鹤司这个老敌人,我们必须保持十万分的警惕,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这也是为什么本官选择顾昭作为这次追责对象的原因。”

    “控鹤司的成员,背负着我昊国累累血债,必须以鲜血偿还!”

    被松谷熊一番鼓动,整个房间里的气氛立刻变得狂热起来。

    刚才还支持仲暝的几个成员立刻倒戈:“原来如此!”

    “这样说来,控鹤司才是我们必须首先对付的头号大敌?”

    “顾昭这样的行为,恐怕也不是个人意志,而是控鹤司上下共同的想法吧?”

    看着大家这么轻易地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仲暝心中不甘,再次开口:“可是,到现在为止,松君仍旧不曾提过,那个纵马踩踏诸位前辈的真凶是何等身份呢。”

    面对着再次看向自己的怀疑目光,松谷熊心中暗恨,却不得不开始正面应对。

    “没错,本官一直没有提到马踏使团成员的真凶,确实有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其正面冲突的意思。”

    仲暝立刻xìngfèn起来,仿佛抓到了什么了

    不得的把柄。

    “那么,松君肯定是有自己的筹划。”他坐直身体,微微低头,在礼仪上充分表现出对正使的尊重,实际上却毫不放松对松谷熊的bī迫。

    “只是使团上下都是一个整体,如果松君不宣讲一下,在下担心有人会无法理解松君的谋划,造成误会甚至冲突。”

    “还请松君不吝教导。”

    松谷熊的脸色很不好看,被下级小年轻步步紧bī,任谁都会恼怒:“仲暝不愧是仲家子弟,年轻有为啊。”

    仲暝咧嘴一笑:“不敢,在下只希望能够像云棠先生一般,为国尽忠,建功立业而已。”

    如今在东昊国内,仲云棠已经成为了新一代年轻人最尊崇的英雄人物。

    大家提起他,都不敢直呼其名,而是尊称为云棠先生。

    在北安潜伏十载,一边游历北安山川关隘,记录地理人文;一边与北安文人贵女诗歌酬唱,打探机密军情。

    这次斗川关大胜,仲云棠提供的布防图至关重要。

    仲暝一提起自己族中这位楷模,松谷熊也不得不收敛了怒气:“仲暝有此志向,令人钦佩。”

    松谷熊缓了口气,面对着一双双紧盯着自己的眼睛,不得不把他所知道的情况如实讲了出来。

    “纵马踩踏我使团成员的,乃是北安皇帝之弟,昔日雄君安武帝幼子,励王秦行烈。”

    他刻意让语气保持平

    静,但是,这个名字一说出口,仍旧引起了诸人的情绪波动。

    “励王?可是那个求死军主帅?”

    “便是那个戴着恶鬼面具,将马戎诸部屠戮一空,赶到西域的求死军首领吗?”

    “他不应该在北境吗,为何竟然会在上京?”

    “几位同僚实在是倒霉,上京这么大,怎么居然会遇到这个魔王!”

    “励王这样的藩王,竟然敢回到京城,不怕被囚禁起来,剥夺兵权?”

    “笑话,谁能囚禁这个大魔王?难道你不曾听说,他武功盖世,神乎其技,非其他武者能够想象!”

    “如果是励王杀害了几位同僚,在下能够理解为何松君不愿提起了。”

    哪怕这些人说的话是在对自己的决策表示理解支持,松谷熊的神情也高兴不起来。

    仲暝更是勃然大怒:“岂有此理!你等怎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难道就这样当成无事发生,任由几位前辈枉死不成?”

    “刚才说到顾昭的时候,你们一口一个要杀死顾昭为死者报仇,现在说到了秦行烈,你们就变得如此懦弱胆怯!”

    “你们有什么脸面自称是我王的臣子,是我昊国精英!”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使团护卫冲了进来:“正使大人,有骑兵来到鸿胪馆外,堵住了我们的大门!”

    “为首者戴着恶鬼面具,声称要见正使大人!”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