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111 章 梦到你被励王打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一夜翻来覆去,顾昭好像只是闭了下眼睛,天就亮了。

    就连晨练的时候,她都有些心不在焉。

    吃早饭时,沈蔚和齐泗终于赶了回来。

    看着两个人的脸色,顾昭才松了口气。

    沈蔚脸上带着一夜未睡的疲惫,但明显很xìngfèn:“大人,一切顺利!”

    “所有挖洞装箱运货的力夫都很本分,没有人往外传递消息。求死军也都很老实,只管守着山下,完全没有打探我们在山中做什么的意思。”

    齐泗补充道:“货车通过求死军防线的时候,他们检查了人和令牌,确认是我们自己的人之后,就没有检查车内。”

    “一路从玉崇山到范家集,没有发现跟踪。范家集码头和北街码头的人也都很老实,收了钱,嘴巴闭紧,什么也没问。”

    两个人的情绪都有些亢奋。

    他们已经从顾昭口中知道,山中的藏宝十分庞大,他们能分到的就足以让一家老小一生衣食无忧。

    这怎么能不让他们xìngfèn呢?

    顾昭满意地点头:“干得好!不过,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今天晚上才是真正的开始,大家务必要全心警惕,不能有丝毫马虎。”

    “要知道,财帛动人心,这么大一笔钱,控鹤司三个字都可能吓不住某些虎豹豺狼。”

    顾昭在屋里踱了几步,猛然转身:“如果遇到有不长眼的,想要伸手的,该杀的就杀!”

    她单掌举起,向下狠狠一劈,做了

    个砍头的手势:“不见血,有些人是不知道疼的。只要我们自己稍微一软弱,闻到风赶来的那些野兽就能把咱们的骨头都啃碎!”

    沈蔚和齐泗全都一惊,随后一起躬身:“是!属下知道了!”

    顾昭点了点头:“你们两个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晚上一定要全力以赴。”

    看着两人离开,顾昭心里隐隐不安。

    沈蔚和齐泗都回来了,怎么元弗还不见踪影?他,不会出事吧?

    顾昭背着双手,在树下来回踱步。

    嘎吱一声。

    顾昭瞬间转身,望向元弗的房门。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是青儿。

    迎着顾昭失望的眼神,青儿摇了摇头。

    还没回来。

    明知道以他的轻功,就算是遇到什么危险,都来得及逃跑,可是顾昭心里却还是冒出了各种可怕的猜想:

    遇到了野兽?强敌?埋伏?不小心中了机关?被人偷袭?

    也许就在此刻,她正在这里等待的时候,他却在某个危险的角落里苦苦求生?

    “不要自己吓自己。”顾昭努力克制着脑海中没有边际的联想,不知不觉地就推开了元弗的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陈设并不华丽,一张大床就摆在窗前。

    她在床上坐了下来,托着腮,望着窗户,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了。

    大不了,等会儿她就带着人搜山,总能找到他……

    胡思乱想着,顾昭竟然渐渐睡了

    过去。

    ……

    半开的窗户被无声打开,秦行烈像是一只鸟儿一样飞了进来。

    还未落地,他就听到了自己房间里有其他人的呼吸声。

    眉毛一蹙,秦行烈冷下了脸。

    他脚尖轻点,无声无息地来到床前,果然看见有人躺在自己的床上。

    只是看清了是谁之后,秦行烈的脸色瞬间柔和起来,眼中更是不自觉地弥漫上宠溺。

    顾昭居然跑到他的房间里睡着了,肯定是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见他一直不回来,更加担心了……

    秦行烈轻轻走上前去,将靠在床头蜷缩着睡着的顾昭打横抱起,往后放在了枕头上。

    顾昭猛然一惊,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秦行烈此时一条腿踩在地上,一条腿跪在床上,手里抓着被子,正要给她往身上盖。

    见她眼睛里还带着焦急,他的心里某个地方一下子就变得很软很软,连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地充满了温柔:“别担心,我回来了。”

    顾昭从睡梦中惊醒,定定地看着秦行烈的脸,她从秦行烈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她伸手突然抱紧了他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怀里。

    秦行烈只好维持着这个姿势,轻轻拍着她的背:“怎么了?”

    原以为顾昭只是一时担心,没想到她却把自己越抱越紧。

    甚至隔着薄薄的春衫,秦行烈都能感觉到腰间热热的湿意。

    “阿昭。”秦行烈的声音温柔得令人心颤,“你别哭

    ,好不好?”

    “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好不好?别哭。”

    顾昭不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肩膀一抽一抽的,隐隐还能听到她抽泣的声音。

    秦行烈想把她拉起来,顾昭却死活不肯抬头。

    无奈,秦行烈只能倒在床上,把她抱在怀里,大手一下下轻轻抚摸着她的背,等着她情绪平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抽泣声终于停歇。

    秦行烈静静地抱着顾昭,等她自己开口。

    顾昭感觉到秦行烈衣服上大片的泪痕水渍,窘得抬不起头来。

    她该怎么说呢?而且居然哭成这个样子,真的好丢脸。

    顾昭用手无意识地抠着面前的衣料,脑子里闪过各种借口。

    秦行烈被肚子上那只不安生的小手,折磨得实在忍不住了。

    他叹了口气,伸手解开了衣带,抓住顾昭的手按在了自己凸起的腹肌上:“想摸就直说。”

    顾昭茫然地顺着他的力气摸了一把,才明白秦行烈说了什么,顿时忘记了刚才的羞耻感:“谁想摸了?”

    秦行烈见她终于开口,心里松了口气。

    她刚才不说话只是钻在他怀里哭的样子,真是让他心都要疼死了。

    所以他才故意逗她,让她跟自己说话。

    “不是你一直在那儿隔着衣服摸来摸去吗?”

    “我才没有!”顾昭横遭污蔑,气得抬起头来想跟他吵,却被秦行烈抓住机会,双手轻轻一举,就把她放在了和他平

    视的位置。

    因为刚刚哭过,顾昭的眼里还含着水意,鼻尖微红,看起来比平时那个顾女官脆弱了很多。

    秦行烈心疼地伸出手指,擦拭着她眼角残留的泪痕:“哭什么?想我了?”

    他身上还是晚上出去穿的夜行衣,一身深沉的黑色,越发衬得秦行烈面色如玉,那双修长的眉毛向鬓角斜飞,带着令人心动的潋滟。

    顾昭莫名地不敢和他对视,把头低了下去。

    “我,我梦见你,你被人打死了!”即使知道那只是一场梦,可是再想起梦中,他全身是血躺在荒山上一动不动的画面,顾昭仍旧心中剧痛。

    不管是基于两人相似的童年,还是现在两人的感情,她都无法接受元弗会死。

    一只大手托住她的下巴,温柔地抬起,而秦行烈的脸也一点点向下,薄唇以一种蜻蜓点水般的力度,落在了顾昭的唇边。

    “傻瓜,谁能打死我?”

    顾昭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双手却放在秦行烈的xiōng前往外推:“你干嘛!别那么自大,励王肯定一巴掌就拍死你!”

    秦行烈身体一僵,忍着笑意:“你梦见我被……励王打死了?”

    顾昭还是听出了他在偷笑,气得锤了他一拳:“还笑!我都吓死了!以后你见了励王躲远一点,记住了没?”

    “好好好,我记住了。”秦行烈抱着顾昭,在她耳边轻语:“昨晚我可是有大发现,难道顾大人不准备赏赐我点什么吗?”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