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105 章 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李美珠被害案是顾昭正式参与的第一个案子,凶手唐仲昀虽然当着大家的面承认了罪行,但是她始终觉得其中还有一些问题。

    直到抓获了东昊青龙卫在上京的潜龙小组,得知唐仲昀其实是东昊贵族之子仲云棠,在北安潜伏多年,当初的一些疑问才豁然解开。

    然而,这个被她亲手抓住的第一个东昊jiān细,却早早地越狱逃走,让顾昭深感遗憾。

    顾昭还以为也需要等到几年几十年之后,才会再有唐仲昀的消息,没想到,徐锦屏竟然给了她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从徐锦屏的这个念头中可以知道,她遇到唐仲昀,还在跟顾昭发生争执之后。

    地点,也就只有玉崇山了。

    顾昭握紧了徐锦屏的手腕,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问:“徐小姐,你是打定主意勾结东昊jiān细,要徐家九族都为你陪葬了?”

    徐锦屏猛地一抖,忍不住用恐惧的眼神看着顾昭:“你,你说什么?”

    顾昭脸上带笑,在她耳边私语的样子,像极了两个要好的女孩在偷偷说着闺中秘密:“你可以再大声一点,让所有人你都知道,你今天刚刚又和唐仲昀私会了。”

    徐锦屏环顾四周,发现控鹤司众人身后,有不少人家的马车都停下等候检查,一些下人跑来跑去,向控鹤司的人员请

    求什么。

    如果她跟顾昭大声争吵,这些人都能听到。

    【如果让人知道了我和唐仲昀偷偷见面,谁也不会相信我的清白了。就连父亲的官职也可能受到影响……】

    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偷偷用力想要挣脱顾昭的手,却根本没有用。

    “顾大人,你,你误会了。”徐锦屏小声乞求,“不是你想的那样。”

    顾昭笑容不变:“那就告诉我,你与唐仲昀见面说了什么,又替他隐瞒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害怕控鹤司的检查。”

    徐锦屏眼中含着泪花:“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找上我的,我收到他的纸条,写着我们昔日约定的暗语,不得不去山中赴约。”

    “他并没有让我做什么,只是说以后有事会写信给我,然后让我派人驾车送他下了山。”

    【但愿他们不要在路上被人查到,牵连出我来。】

    顾昭扶着徐锦屏站在一边,看着小鹤们仔细检查徐家车队和下人。

    “如果你想找他,该怎么做?”顾昭和徐锦屏把臂并肩,笑语晏晏,看起来十分亲密。

    徐锦屏犹豫了一下,顾昭也不bī她。

    “他说,可以把信放在城东高升客栈,写唐先生收,会有人给他送过去的。”

    顾昭听着她的心声,与她所说的吻合无误,才点了点头。

    “如果

    他又联系你,第一时间通知控鹤司,能做到吗?”

    徐锦屏慢慢点了点头。

    顾昭搂住了徐锦屏的肩膀,亲热地扶着她走到车边:“聪明的女孩,会知道一个骗子的花言巧语和整个家族的生死相比,哪个更重要。”

    徐锦屏双腿发软,颤颤巍巍地上了车,根本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

    她只知道,自己终于做了选择。

    马车下了玉崇山,徐锦屏突然俯身,趴在座位上哭了起来。

    明明是她出卖了唐仲昀,但是为什么心里却有了一种轻松感呢?

    徐锦屏茫然地坐了起来,双眼失神。

    顾昭心中的计划却一点点清晰起来。

    她看了看身边的小鹤,选了两个可靠的:“你们到山脚下,挑个干净的食肆,让他们给兄弟们送饭过来。”

    “每个人最少一荤两素,饭要管饱,带上汤水。”

    “这三月三的,让大家在这里值守检查,都辛苦了,我请大家吃饭,不过不能喝酒。”

    顾昭从身上摸出两锭银子,丢给他们:“记住,一定要盯着他们,不能让人在饭食里动了手脚。要是咱们在这种小事上栽了,控鹤司可就成了全北安的笑柄,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

    小鹤们一个个喜笑颜开,纷纷叫着“顾大人体恤兄弟们”、“多谢顾大人”之类

    的话。

    顾昭在各处检查点巡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才返回慧法寺。

    过了这么久,元弗应该在寺里等急了吧。

    她一踏进自己的小院,就看见元弗不知道从哪里又弄来一张躺椅,躺在一棵浓荫铺地的大树下,半边身子露在外面晒太阳,只有一张脸藏在树荫下。

    睡得正香呢。

    顾昭一下子就笑了:“你倒是悠闲。”

    她在房间里净了脸洗了手,让青儿出去叫慧法寺送一桌席面进来,自己则在元弗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席面是由慧法寺的监寺善行亲自带人送过来的。

    他对顾昭的态度十分殷勤,这桌席面更是做得十分用心,而且言明是慧法寺赠送。

    “顾大人年轻有为,巾帼不让须眉,贫僧闻名已久,今日一见,何幸如之!”

    善行一边指挥沙弥们按照顾昭的要求,在院子里摆放席面,一边跟顾昭攀谈。

    “这位公子更是相貌不凡,贵气十足。上京城中竟然还有这般人物,贫僧竟然从未见过,实在是令人惊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元弗懒洋洋地起身,走到顾昭身边,对这位像商贾更多过像僧人的和尚,敷衍地点头致意。

    “这是我家表哥,姓元。”顾昭简单地提了一句,没有多说。

    善行举手回礼,却

    又跟顾昭说起话来:“今日幸好顾大人身手了得,鄙寺上下无不感激顾大人的恩德。”

    若是太子真的在慧法寺出了事,谁能承受得起皇帝的怒火?

    顾昭伸手邀请善行入席,善行行礼拒绝:“贫僧就不打扰顾大人和元公子用膳了,只是希望顾大人若是有什么消息,能及早通知鄙寺。”

    他露出一丝苦笑:“也希望顾大人能够早日抓到刺客,好让信徒们早日入寺参拜佛祖。”

    顾昭就知道,善行来这里,就是想要让她早点撤去对慧法寺的封锁。

    “你这个和尚,好生蛮横!”随着一声斥责,林君庭从院子外面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太子遇刺是何等大事,岂能草草了事?还不下去,别在这里烦我妹妹!”

    善行认得林君庭,知道他的xìng格,只能尴尬地行礼,带人退去。

    林君庭被两个护卫扶着在桌子旁坐了下来:“别管他们,这些和尚最是狡猾势利,用得着你的时候就赶上来献殷勤,用不上你的时候就摆出什么高僧架子。”

    “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让别人抓到你的把柄。”

    顾昭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没走?我可是看见,褚小姐的车下山了。”

    林君庭摆了摆手,不以为意:“我派了人送她了,你不回来,我怎么放心走?”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