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80 章 确实心怀不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林维康如遭雷劈,手一抖,齐教头血淋淋的头颅摔到了地上,滚了几下,那张骇然而死不瞑目的脸正对着他。

    他只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林维康才感觉到有人用力摇晃自己,人中部位被人掐得生疼。

    “国公爷醒了,国公爷醒了!”

    小厮的脸、张夫人的脸和管家的脸挤在一起,围在他头顶上方,一个个满脸焦急。

    “老爷,你可吓死妾身了。”张夫人眼圈通红,人中部位有深深的指甲印痕。

    林维康这会儿没有心情跟她表演伉俪情深。

    他说话都变了音,厉声大喊:“谁,谁杀了齐教头?抓住他了没有?”

    管家低头:“国公爷,没有……没有发现……”

    小厮殷勤地端来一杯热茶,林维康下意识地接过来。

    热度从茶杯壁传出,林维康才发现,自己双手冰凉。

    他用力握紧了杯身,却听见细微的叮当声,低头一看,原来是杯盖在不停晃动,撞击在瓷杯口。

    是他全身都在颤抖……

    恐惧、后怕、愤怒、焦躁,各种情绪jiāo织在一起,林维康突然大叫一声,把茶杯重重摔在了地上。

    “是谁干的!是谁干的!”

    碎瓷片和热水四下飞溅,张夫人被烫了一下,刚想叫,看见林维康的脸色,又吓得闭上了嘴。

    林维康现在的样子太可怕了。

    他面色惨白,眼睛发直,脸上的肌ròu扭曲着,跳动着,活像是一只从坟墓里爬出

    来的鬼。

    张夫人捂着嘴,倒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墙壁,才无力地靠在墙上,大气都不敢喘。

    “你们都是废物吗?都是废物吗?堂堂国公府,贼人出入如入无人之境。前院这么多护卫,都是干什么吃的!”

    “齐教头刚刚从我这儿出去,就被人杀了!还把人头丢进了我的书房,丢到了我的怀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要是他想杀我呢?要是他想杀我呢?那我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偌大的书房里一片狼藉,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只有林维康歇斯底里的声音在房间里回dàng。

    是的,林维康怕的就是这个——刚才他可是与死亡擦肩而过!

    疯狂怒吼了半天,心中的恐惧fā xiè了大半,林维康颓然坐倒。管家这才轻轻对书房伺候的小厮挥手,示意他收拾房间。

    林维康呆呆地坐了好大会儿,才回过神来。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

    书房里只剩下林维康一个人。

    死亡bī近的恐惧终于消失,林维康的理智慢慢恢复。

    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凶手是谁的人。

    控鹤司?如果是他们,只需要在红袖招等着齐教头一行自投罗网,何必来国公府杀人?

    而且活着的齐教头还可以当证人,不比死了有价值吗?

    他的某个仇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以那凶手的武功,直接进来杀他不就好了吗?杀齐教头有什么意义?

    总不会就是为了把人头丢过来吓吓他?

    更让他头疼的是,齐教头死了,《行止录》怎么拿回来?

    “《行止录》?”

    林维康满心惦记的东西,正被齐泗握在手里翻看。

    齐泗口中啧啧:“呵呵,好厉害的礼国公。”

    礼国公府利用红袖招,收集了百官的各种情报。

    大到各政治派系之间的矛盾斗争,小到官员家里的后院琐事,全都被记录在案。

    在醇酒美人的环境中,男人们总不免要争个风头,拿出点震慑全场的本事,一不小心就会透露出很多值得深挖的消息。

    以至于密室藏着足足两尺多高的卷宗,写得满满当当。

    手里握着这样的法宝,礼国公岂不是无往而不利?

    这可比什么金银珠宝都更有价值,证明了礼国公确实心怀不轨!

    小鹤们忙碌着,把红袖招所有财物一一整理分类统计在案。

    “大人,这红袖招可真有钱。”

    几个小鹤搬着精美奢华的盒子过来,放在齐泗面前。

    金银浮财是一堆,账本卷宗是一堆,古董器物是一堆,小巧却昂贵的饰物又是一大堆……

    这些东西随便拿出去一两件,就足够让普通百姓一家生活几年,如今却在红袖招的中庭堆积成了小山。

    “咦,这个有意思啊。”齐泗顺手打开一个最精致的小盒子,发现其中竟然躺着一对寸许大小的坠饰。

    站在他身边殷勤讲解的菡眉赶忙说:“大人,这是林雪容特意搜罗来的宝贝,专为她大婚之用的。”

    齐泗有点

    不解,从盒子里取出一枚坠饰举到眼睛前:“这不是一只丹顶鹤吗?和大婚有什么关系?”

    “是丹顶鹤。林雪容说,丹顶鹤生xìng忠贞,气质高雅,寿命绵长,兆头很好。她希望和太子成婚后,能够像丹顶鹤夫妻一样,永远相伴。”

    菡眉想起来,有几次林雪容拿着这对丹顶鹤坠饰自言自语,说什么“我就不信,他跟别人能一生一世一双人,跟我就不行”。

    为此,林雪容还专门在红袖招向她们这些花魁学习如何讨好、拿捏男人的手段和技巧。

    齐泗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把这丹顶鹤坠饰在手里摩挲了好大会儿,还是不能确定:“这是什么材质的?”

    非金非玉,非木非石;坚韧轻巧,还隐隐有莹光透出,卖相确实不凡。

    而且这只丹顶鹤也十分bī真,栩栩如生又自然天成,齐泗从没见过这样毫无痕迹的雕工。

    菡眉露出几分赞叹之色:“据说这是海中的一种奇特的生灵体内孕育而成,最少需要百年才能长成这么大,还恰恰长成了一对丹顶鹤的模样,实在难得。”

    “林雪容可是花了大价钱才买到的。”

    “哟,那还真是个稀罕物。”齐泗好奇地左左右右打量着手中的小东西,“天然生成这个模样?真是不可思议。”

    想了想,他把丹顶鹤坠饰放回了盒子里。

    查抄结束后已经到了快三更的时分。

    齐泗叫来几个得用的手下,和罗挺几个,低声吩咐了几句,押着

    浩浩dàngdàng的车队返回了控鹤司。

    “这么晚了,顾大人应该已经休息了,现在不方便打扰。”

    他是控鹤司的老人,虽然还不曾做到黑衣白鹤,但人脉关系不比一般的黑衣白鹤差,有自己的常用库房。

    刚刚入睡就被叫起来的小司库捏了捏手中硬邦邦的银子,脸上哪里还有半点不乐意?

    “那是,那是,顾大人干的都是大事,辛苦得很,让顾大人好好休息吧。这些车子放在这里,齐大人您尽管放心。”小司库颠颠地跟在齐泗身后跑。

    齐泗背着手在周围检查地形:“今天晚上我们兄弟就在这里过夜了。劳烦你给弄点酒菜,备几个能睡觉的房间。”

    这么多财货,不经顾昭过目,不能清理入库,必须派人严加看管。

    齐泗决定自己看着。

    “咦,这儿怎么有辆马车?”偌大的库房院子角落里,孤零零地停着一辆大车。

    小司库看了一眼:“齐大人,这也是今天您的人送过来的,指定要单独看押,小人就给带到这里来了。”

    “这里很少人来,库房也高墙厚壁,门一锁就隔绝内外,最符合您的要求。”

    齐泗恍然,想起来了是怎么回事,不由哈哈一笑:“正好,正好。”

    顾昭可是单独跟他说了,一直没有露面的林雪容应该就藏在车里的暗格中。

    一路上都有人跟在左右,林雪容这种千金小姐根本没有可能溜掉。

    别的不说了,先饿她三天,给顾昭出口气再说其他。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