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70 章 我一个打你十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陆启看着顾昭,沉默良久。

    直到顾昭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他却走上前来,伸出了手。

    顾昭笑着把五百两银票按在了他的掌心。

    陆启看着手中的大额银票,再看看这个怎么都感觉哪里不对的男人,突然退了几步,上下仔细打量起了顾昭。

    很平凡普通的脸,跟他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五百两,能买很多东西,包括我的命。”

    陆启的声音很特别,明明只有二十来岁,声音却满是沧桑。

    顾昭摇了摇头:“我不要你的命。”

    有的人生来就拥有一切,而有的人连一根线都要自己去赚。

    陆启和来自细水镇的她一样,都很辛苦地活着。

    这一次,顾昭有能力帮他,她只希望陆启这一次的人生能少点痛楚,多些灿烂。

    顾昭对陆启摆了摆手,转头就走。

    虽然在她心里是故人重逢,但是对于陆启来说,她只是一个陌生人,还是一个目的可疑的陌生人。

    说什么都不合适。

    望着顾昭大步离开的背影,陆启神色变换,最终也转身离开。

    ……

    顾昭一路小心谨慎,确认没有人跟踪自己,才返回家中。

    还是从只有她自己有钥匙的后院角门偷偷进去,在角落里的房间去了易容,换回衣裙,提着专门买来的糕点回了前院。

    “小姐,你一天都不在家,我们都好想你。”红儿迎上来,撅着嘴,“下

    次出去带上我好不好?没有人伺候你,我心里都不踏实。”

    顾昭一笑:“我这十几年都没人伺候过,当上小姐才几个月,哪有那么娇气。”

    元弗难得地露出几分严肃,拿着笔写字给顾昭看:“一个人不安全。”

    顾昭洗了手,一边给他们分点心一边说:“我又不是弱女子,一般男人都不是我的对手,你们放心吧。”

    她把装好糕点的碟子放在元弗面前,挑了挑眉毛:“就像表哥你这样的,我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

    元弗学着她挑了挑眉毛,唇角勾了勾,笑意浮现。

    顾昭正对着他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元弗这一笑,她感觉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完全没夸张,就是真的感觉周围整个空间都跟着亮了。

    顾昭怔怔地看了元弗好大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赶忙找了一个话题:

    “元弗的字写得真好……很有气势,雄浑霸道,可见xiōng襟气度不凡啊。”

    顾昭有点惊讶。

    前半句她是急着缓和刚才的尴尬随口说的,可是后半句却是她真正的想法。

    她以为元弗这样的相貌气质,写出来的字要么是俊秀小楷,要么是飘逸灵飞,可是元弗的字却是钢筋铁骨、气势横飞,仿佛是百战神将,金戈铁马,霸气十足。

    真是人不可貌相。

    元弗抬起手臂,小臂上弯,做出握拳用力的姿态,凝眉怒视,摆了个大力

    士的架子。

    还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上臂肌ròu,昂首挺xiōng,表示自己傲视群雄。

    红儿和青儿都忍不住了,乐不可支,咯咯直笑。

    顾昭更是抱拳行礼:“兄台好生魁梧有力,在下佩服佩服。”

    元弗自己也忍不住笑得露出两排白牙,倒在自己的长椅上。

    青儿跳起来,学着元弗刚才的动作,弯着手臂板着脸,在房间里来回转圈。

    红儿扑上去抱住他,笑得差点打滚。

    元弗悄无声息地捏了块点心,塞进了嘴里。

    沈蔚和齐泗在门外就听见了屋子里高高低低的笑声。

    他们每天都要来,顾昭已经吩咐了,以后不用通报,直接就能入内。

    “这是有什么好事,高兴成这个样子?”沈蔚xìng格开朗,这些天已经跟顾昭混熟了,开口就随意多了。

    齐泗虽然xìng格冷一些,但也笑着站在边上看热闹。

    青儿跳起来继续演示。

    “哎哟,小青儿你这是练什么功?”

    青儿站定:“元公子练功,我学他。”

    沈蔚哑然失笑:“元公子还会练功呀?”来三次有两次能看见元弗躺着晒太阳,这样的xìng子还能练功?

    青儿跑过去站在顾昭身边:“小姐说,她一个能打元公子十个!元公子不服气!”

    沈蔚哈哈大笑:“谁舍得打元公子这样的人啊?”

    齐泗额头冒汗。

    顾昭是他见过吹牛最厉害的人。

    也

    是第一个如此大放厥词还能囫囵活着的人。

    他偷偷瞄了元弗一眼,却看见元弗眯着眼睛,嘴角笑意隐现,似乎根本没有听见这些冒犯的话。

    “大人,今天的报告。”齐泗觉得,这些人都应该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

    他们两个按照顾昭的要求,已经开始建立自己的情报网,每天都把日常情报记录送过来给顾昭,三人一起分析总结,提高能力。

    要谈正事,顾昭就带着他们两个去了自己专门的书房。

    沈蔚首先讲述了一下自己今天的行动和发现。

    “大人,属下今天还是带人去了北街,和我那个兄弟一起去调查了仁心yào房的事情。”

    包括仁心yào房的房主、当初出面租房子的租客身份文书,仁心yào房所有人员的容貌和喜好,周围邻居对仁心yào房的了解等等各方面。

    虽然仁心yào房所有人都已经搬走,但是把这些情况细致地记录下来,万一他们仍旧在上京城内活动,就有可能被巡城兵马发现。

    他一边介绍,顾昭一边翻阅他的记录。

    “这一份报告不是你的笔迹,是谁写的?你的那位兄弟?”

    顾昭拿出两张纸,纸上的笔迹只能算是工整,不过却能够看出来记录者头脑很清晰,把所有的情况分类整理,井井有条。

    沈蔚看了看,点头道:“是,正是属下的那位兄弟。他在北城兵马司当一个巡逻小队长,手下

    十来个小兵,每天负责在北街巡逻。”

    看出来顾昭对此人印象不错,沈蔚苦笑起来:“听他说,在北街巡逻可不是个好差事。”

    北街遵循的不是王法,而是黑暗社会的规则。

    几个帮派瓜分了北街的权力,成为了北街事实上的控制者。

    代表朝廷王法的兵马司被视为一种摆设。

    平时出了什么事,根本没有人把他们看在眼里,都是几个帮派的人处理完之后,把结果通知兵马司。

    巡逻队作为兵马司最基层的组织,每天干的都是跟劳役一样的力气活。

    碰见个小偷都不敢抓,害怕惹恼他们背后的帮派。

    别的城区都是商家见了巡逻队陪着笑脸,招待他们饮茶吃点心,偶尔还要给些好处打点;

    北街的商家可从来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还使唤他们做粗活。

    他们唯一能对付的,大概也就是从周围贫民窟里跑到北街捣乱的小打小闹。

    顾昭对北街的混乱有了新的认识:“这可真是……”

    齐泗补充道:“不过北街那些人,对兵马使还是要给面子的。”

    五城各有一名兵马使,两名兵马副使,麾下士兵五百,负责各自区域的治安。

    真要是惹怒了兵马使,带兵暴力围剿,就是帮派也要头疼。

    顾昭若有所思:“沈哥,你这个兄弟什么时候有时间,你带他过来,我想跟他谈谈。”

    北街,她是一定要好好收拾的!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