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66 章 我会失去所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华琦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头都不敢抬。

    其实北安不管是贵族还是下层,都不乏好男风者,平时说起来也只是当成风流韵事而已。

    所以华琦当时被拷打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和霍秋山之间的这种关系。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东昊jiān细威胁他的却是,要把他和霍秋山的事情写成那种艳情话本,配上春宫图,在上京传播!

    用他们两个的真名,描述他们两个的真实身体特征!

    “你看看,多么感动人的真情,不写个话本怎么能行?

    “堂堂国公府世子,为了你,家中只有一妻一妾,膝下只有两个儿子,从不进青楼,不爱女色;

    “你为了霍世子,妻子逝世后不肯续弦,守着一个相貌平平的老妾过日子。

    “这样的恩爱和忠诚,加上那些香艳到ròu的场景描写,我保证你和霍世子从此成为北安名人,人人敬仰。”

    那个相貌儒雅俊美的男人,微笑着说出的话,却足以让华琦堕入冰窟。

    男风被视为风流雅事,是因为它不妨碍男子开枝散叶,繁衍生息。

    如果两个男子因为相爱而不肯娶妻生子,那xìng质就截然不同了,肯定会被口诛笔伐。

    而且在两个男子之中,那个身份地位更低的一个,会被视为以身体jiāo换利益的人。

    要是官员与小倌也就罢了,他和霍秋山……所有人都

    会以为他攀附权贵,以色侍人。

    这事情一旦闹大了,霍秋山不会有什么损失,他却会失去所有。

    丢官弃职,名声扫地,儿子也跟着永远抬不起头……

    华琦无法承受这样的后果。

    而霍来作为唯一知道霍秋山和华琦之间关系的下人,多次负责给两人传送情书礼物,很清楚华琦在霍秋山心中的地位。

    霍秋山作为诚王的岳父,确实不止一次帮助诚王应对朝中变化,而华琦也多次参与其中。

    所以当元夕遇仙楼大乱,华琦私下找到霍来,以霍秋山的名义,让他把合欢引偷偷jiāo给福豆的时候,霍来根本没有怀疑。

    霍来只是觉得那个小太监不怎么机灵,接头就应该不露痕迹,撞到一起算是什么?

    顾昭对他的解释不置可否:“那你是怎么让霍秋山打死霍来的?”

    华琦低着头:“我告诉他,我看见霍来和太子的人私下见面。”

    顾昭不理解:“难道霍秋山就没有想过问问霍来怎么回事?”

    霍来一个大活人,只要霍秋山一问,他们俩当面对质,华琦不就露馅了?

    华琦发出了一阵古怪的笑声:“他是想问的,但是我劝他说,不管霍来是不是真的和太子吐血有关系,我能看见的别人也能看见。

    “控鹤司的人肯定会查到霍来身上,霍来只是一个下人,他们想怎么拷打就怎么拷打

    ,霍来肯定扛不住。

    “到时候控鹤司想要什么口供都有,勇国公府就会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

    “与其到时候让霍来攀咬,不如在控鹤司发现之前杀了他,一了百了。”

    顾昭沉默了一会儿:“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

    原本张新昆他们都倾向于霍秋山不知情,不曾参与谋害太子,唯一的疑点就是霍秋山打死了霍来。

    如果没有这个疑点,霍秋山早就被放回去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华琦确实完成了东昊人jiāo给他的任务,成功地让勇国公府参与到谋害太子的行动之中,破坏了太子与诚王的兄弟关系。

    华琦努力抬起头,清秀的脸庞竟然有些扭曲:“我知道!但是勇国公何等身份,对我来说是灭顶之灾的事情,落到他头上不过是小事而已。”

    顾昭深深注视了他一眼:“那你想过霍秋山吗?”

    “他顶多是被斥责几句,大不了禁足一年半载,什么都不会改变。

    “可是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就会失去所有!

    “他曾经说过,这辈子不能与我光明正大在一起,愿意倾尽所有补偿我,对我好,这次不过是让他实现这些承诺而已,他会理解我的!”

    华琦大声说,似乎这样就能够让自己更加坚信这个说法。

    顾昭没有跟他争辩的兴趣,她关心的重点在其他地方:“你的合

    欢引从何而来?”

    魏永铭招供说,他只负责做夜合欢的yào物,合欢引不归他管。

    根据魏永铭的供词,控鹤司抓住了好几名潜龙小组的成员,但是代号为龙飞的组长却一直没有找到。

    顾昭觉得,给华琦合欢引的人很可能就跟龙飞有密切关系。

    华琦已经毫无顾忌,问什么说什么,只求能够早点把他从刑讯架上放下来。

    “钟先生给了我一个地址和暗语。

    “北街仁心yào房,买六颗六味地黄丸。

    “店家会问,有西域yào材制成的,还有南疆yào材制成的,要哪一种。

    “我回答说,西域yào材温和清凉,南疆的怕上火。

    “他就会给我东西。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拿回去之后,用带着勇国公府印记的油纸包好。

    “等到元宵之夜,就让勇国公府的人找机会jiāo给太子身边的小太监福豆。”

    听到“北街”两个字,顾昭的脸色不由yīn沉了下来。

    等到华琦说清楚地址和人物外貌特征,顾昭立刻就让沈蔚带人去抓捕那个yào堂的所有人。

    “时间过了这么久,如果他们足够警惕的话,可能早就转移了。”顾昭叮嘱沈蔚,“如果那样,就向周边的居民询问,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在沈蔚出门前,顾昭又说了一句:“北街乱,多带些人。该杀的就杀。”

    沈蔚抱拳行礼:

    “是,属下明白!”

    ……

    张新昆闻讯赶来的时候,顾昭正独自坐在亭子里喝茶。

    院子里满是来来往往的白鹤和小鹤们,一个个行色匆匆,面带喜色。

    抓人抄家,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

    而顾昭所在的小亭子,和这人流不过隔了一座假山,却像是隔了一个世界。

    张新昆脸上也难掩xìngfèn和钦佩。

    他忙乎了大半个月都没查清楚,顾昭却只用了两个多时辰,就已经弄得明明白白。

    “我刚睡下一会儿,就听说顾大人你已经抓到了幕后指使者!”张新昆急切地说,“顾大人你真是神乎其神啊!”

    顾昭给他斟茶,嘴角的笑容并未抵达眼底。

    “只能算是运气好,才能不辱使命。接下来的事情,就jiāo给张大人处置了。”

    顾昭只是奉了封酉的命令,来帮张新昆查出真相,后续工作还是张新昆的。

    张新昆有些困惑:“怎么?顾大人好像不太高兴?”

    顾昭扯了扯嘴角:“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情情爱爱,实在是人间莫大的凶险。

    爱上一个人,就等于给了那个人一把随时能够捅伤你要害的凶器。

    秦佑谨是这样做的,华琦也是这样做的。

    她喝完茶,站起身来,灿然一笑,将xiōng中暂时涌上的这些多愁善感挥去:“张大人接下来有的忙了,我不多打扰,有空一起吃饭。”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