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63 章 束手束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顾昭刚把林智一家的口供翻完,就有人来传话,封酉请她过去一趟。

    封酉如今见了顾昭,就像是见了自己亲女儿一样,满面带笑,让她坐下扯了几句家常,才说到正事。

    太子开始痊愈,但是这并不代表太子吐血案已经彻底结束。

    守正帝和太子都非常关注这一案件。

    控鹤司当前的工作重点也仍旧是此事。

    太子吐血案当初有好几条线索:

    顾昭抓住的魏永铭那条线后来又摸出来潜龙小组的好几个成员,如今正在抓紧时间审问;

    张新昆对遇仙楼的盘查花费功夫最多,勇国公世子以及几个朋友还在被关押审查;

    王三嫂那条线现在是暂时没有动静了,只有等着哪天碰到那十五个假身份的持有者才能再续;

    唐耀杭抓回来的郎霆,已经被证实与东昊无关,移jiāo给了刑部……

    顾昭抬了抬眉毛,看了封酉一眼:“移jiāo刑部?”

    控鹤司这种地方,可是有名的阎王殿,有进无出的。

    郎霆虽然与东昊jiān细无关,却暴力拒捕,杀死杀伤了好几个小鹤白鹤,控鹤司居然会让他囫囵着出去?

    封酉也挑了挑眉毛,手指向上指了指,意思是说,有上面的大人物chā手。

    顾昭想起了郎霆暗中效忠的那位“娘娘”,点了点头。

    看来郎霆也算是没

    跟错人,至少对方在这种时候没有选择和他划清界限,还在努力捞他。

    也不知道对方付出了什么代价……

    现在控鹤司的重点就是勇国公世子那边。

    他的亲随给福豆私下传递物品,控鹤司根据郎霆的描述找到了当时残留的物证,确认那就是诱发夜合欢发作的合欢引。

    但是还未审问,那个亲随却死在了勇国公世子的鞭子下。

    “我从不相信什么巧合。”封酉目光冰冷。

    勇国公世子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从年轻时候开始也没有传出过什么残暴的名声,因为情绪不好就把亲随活活打死,这不符合他的xìng格。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然而霍秋山身份特殊,不能用刑。”

    勇国公和礼国公一样,都是开国太祖册封的八位公爵之一,也是如今尚存的仅有两位公爵。

    那就是整个北安王朝贵族的代表。

    如果是当初权势熏天的控鹤司,也许抓着勇国公世子就上了大刑,但是如今的控鹤司没有这个权力。

    勇国公世子不开口,控鹤司如何结案?

    要是换个时候,扣住他慢慢拖,控鹤司也不急。

    但是现在守正帝和太子都非常关注,如果查不出真相,不仅显得控鹤司无能,还可能激化太子和诚王的矛盾。

    毕竟勇国公世子霍秋山是诚王的岳父

    ,他的行动自然会被认为是诚王的意志。

    霍秋山的亲随参与谋害太子,不就是诚王想杀太子?

    兄弟阋墙,青龙卫的目的就达到了。

    所以封酉希望顾昭能够去帮助张新昆,用最快的速度查清楚,到底勇国公世子有没有参与到谋害太子的行动之中。

    顾昭看见张新昆的时候忍不住有些吃惊。

    不过几天时间,张新昆面色格外憔悴,纱帽下的发际线明显高了不少。

    他用力搓着自己的脸颊:“霍秋山不承认自己与东昊有关,也不承认打死亲随是杀人灭口。”

    但是不能上刑,谁知道霍秋山说的是不是真话?

    顾昭问他:“他那个亲随确定有问题吗?”

    按照国公府这种豪门的惯例,能跟着勇国公世子出门的亲随,肯定是家生子,而且是精心挑选、清白忠心的才行。

    这样的人居然会给福豆传递合欢引、dú害太子,真是难以置信。

    “唐耀杭那边的口供,遇仙楼老板有眼线,证明那个亲随确实偷偷传递了东西给福豆。

    “而福豆自杀后,身上留有一张油纸,盖有勇国公府的印chuō。

    “油纸上残留的粉末,经太医院验证,确实是合欢引的yào粉。”

    顾昭点了点头,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疑问了。

    那个亲随的家人,已经被全部抓了起来。

    但是他们也对此一无所知,打死了也没说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张新昆眯了眯眼睛,因为顾忌勇国公,很多事情束手束脚,以至于张新昆累得几天都没睡好觉,却还是没有进展。

    这让张新昆很向往开国时候的控鹤司,什么王公贵族、高官大将,随便抓,随便审!

    顾昭翻着卷宗,随口问道:“合欢引的yào粉应该没多少吧?福豆为什么不随身带着,还要麻烦别人给他偷偷传递?”

    “这个我曾专门派人去东宫问过。福豆的身份,不适合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东宫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福豆作为专门侍奉太子茶水的小太监,不管是茶叶、茶具还是泡茶的水,都有专人监督,不能单独取用。

    他和其他两个小太监合住一个房间,一举一动也要提防别人看见。

    不安全。

    平时福豆也没有机会出宫,不好传递。

    当然,真正的原因应该是青龙卫故意为之,要把勇国公府和诚王拉下水。

    郎霆的人之所以能指出那个亲随,是因为他和福豆在五楼撞在一起,对于一次接头来说,这种行为太不谨慎。

    而且还用巴掌大的油纸包着,还盖了勇国公府的印chuō,这也太显眼了。

    所以张新昆认为这也是他们故意的。

    就是为了让有心人看见,回头事

    情闹大了,自然会有人想起这一幕,被朝廷发现。

    怎么看都应该是故意陷害勇国公府。

    但是勇国公世子打死亲随这件事情,实在是一个越不过去的疑点。

    这件事情让人感到矛盾。

    “顾女官,你有什么想法?”他疲惫地揉着太阳xué。

    顾昭默默地翻着张新昆这里厚厚的口供。

    “假如,勇国公世子真的不知情,那么这个亲随会听谁的去给福豆传递yào物的呢?”顾昭抬头问。

    张新昆毫不犹豫地回答:“除了霍秋山,应该没有人能指使得动他去做这种明显不对头的事。”

    亲随霍来是勇国公府的家生子,因为机灵话少,才被选为霍秋山的贴身亲随。

    这种贴身亲随经常会跟着主子经历一些机密,忠诚是首位。

    以他的身份去给太子身边的小太监偷偷传递东西,这种事情非常敏感,他肯定不会听别人的命令去做。

    顾昭若有所思:“走,我们去跟霍秋山谈谈。”

    霍秋山等人被关押在一座院子里,没有关进地牢,衣食无忧,比其他嫌犯待遇好得多。

    但霍秋山的脸色依旧很难看。

    任谁被关押这么久也开心不起来……

    哪怕是顾昭一身彩鹤服,让他有所忌惮,也没有改变他满身的敌意。

    “本世子都说了多少遍了,你们还要问什么?”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