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53 章 元公子一直在咳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顾昭知道林雪容的打算。

    她想用低姿态将遇仙楼这一页翻过去,再凭借礼国公府的势力维持住她在太子身边的地位,等风头过去再跟顾昭算账也不迟。

    可是顾昭会这么容易让她过关吗?

    顾昭要让林雪容一点点失去自己在乎的一切,首先是她朝思暮想的太子妃身份。而如今就算太子还要娶林雪容,也只是利益jiāo换,而不是两情相悦。这样的结合在面临危机考验时,双方都会下意识地有所保留。

    方才林雪容几次尴尬,太子却根本没有出声为她解围,已经足以说明一切。顾昭试探xìng提问,只是想在太子心中埋下怀疑的种子,而林雪容的反应堪称神配合,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林雪容的确有秘密隐藏。

    她相信太子殿下会用自己的办法,打开林雪容心底的秘密。想完,顾昭心情很是很不错。

    当她从王家大哥手中拿到十五份为丁和丰制造的身份文书后,心情就更好了。

    顾昭问他:“你给那些亡命之徒做身份文书,就不怕哪天被人灭口?”

    如果青龙卫足够谨慎,就应该将王家大哥杀掉,这些人的身份才会真正安全。

    王家大哥苦笑:“吃这碗饭,自然就早有准备。每个来做身份文书的,我都会告诉他,这些身份文书在官府的存根中都有我独家的标记。一旦我出了意外,就会有人根据这些标记,找出他们。”

    制造身份文书,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吏房上下所有人都有分润,

    杀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顾昭听后,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愤怒。

    她把沈蔚和齐泗叫到一边,把十五个人的名单jiāo给他们两个:“能找出这些人吗?”

    沈蔚和齐泗都是从头到尾跟着她的,知道这十五个人应该都是青龙卫潜伏在上京的jiān细。抓到一个就是大功。功劳送到眼前都接不住的话,还有什么脸在控鹤司混?

    两人都肃容挺立,大声回答:“能!”

    “说说你们的计划。”

    沈蔚思考了一下:“属下在五城兵马司有几个熟人,他们每天都要巡街,检查风火,属下跟他们联系一下,让他们记住这些人的名字。只要找到其中一个就好办了。”

    顾昭点了点头,看向齐泗。

    齐泗:“属下认识一些江湖游侠,他们经常会jiāo换消息,还有一个专门出售消息的黑市,属下想去那里打听一下。”

    一个走官方路线,一个走黑市渠道,都算是可行的办法。

    在近百万人的上京城中找十几个人,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顾昭做好了长期寻找的准备,就把任务jiāo给了他们两个。

    “这是需要水磨工夫的细活,你们两个好好盯着,千万不要懈怠。”

    对于这位年轻的女上司,沈蔚和齐泗都不敢小觑,他们亲眼看着顾昭如何从平常细节中找到重要线索的。两人都知道,跟着这样的上司恰如蝇附骥尾,只要听话做事,飞黄腾达并不遥远。

    中午时分。

    红儿来给顾昭送饭,

    忧心忡忡地提到元弗:“元公子一直在咳嗽,好像身体不太好。我要给他请大夫看看,他非说没事。”

    顾昭想了想,还是去找典凤年,请他帮忙介绍一个擅长解dú的太医。

    典凤年门外廊下,等候召见的官员们排排坐着,看着顾昭一来就被引入屋内,不由议论纷纷。

    “好年轻的黑衣白鹤。”

    “控鹤司什么时候有这么年轻的女官了?”

    “我经常来,但从没见过她呀。”

    “你们这些人,难道没听说那个一天时间,抓到给太子下dú的真凶,还找出dúyào配方的顾女官吗?”

    “竟然是她!”

    “这么年轻?还未成亲呢。”

    “哈哈,兄台你难道还有什么想法?”

    “我家小犬资质鲁钝,如果能娶一个聪明媳fù,说不定还能生下几个聪颖的孙儿……”

    “啊呀,兄台你可真是胆大,你不怕令郎被管得死死的,一点秘密都瞒不了?包括兄台你们公婆,想要撒个谎,都被儿媳看个透透的?要是惹了她,说不定一家人不知道怎么就都消失了,而谁也查不出任何破绽……”

    “嘶,这样说起来,是有点吓人呀,我得想想。”

    众人吵吵嚷嚷时,顾昭已经站在典凤年面前,并说明了来意。

    “你救了一个人,身中剧dú,还吐血?”典凤年沉吟片刻,“你说他随身携带了对症的yào丸,我猜他已经请过名医。你要是不放心,我给你一张名帖……齐泗对太医院比较熟,让他拿去请黄院判

    。”

    典凤年补充了一句:“黄院判是太医院对dúyào研究最有造诣的,夜合欢的解yào就是他在牵头配制。”

    顾昭高兴地向他道谢,接了名帖。

    “别急着走,你来得正好。”典凤年招了招手,“你让齐泗现在去请黄院判去给你朋友看看,你留下来,帮唐耀杭一个忙。”

    随后齐泗被叫进来,听完典凤年的吩咐,接过名帖告辞而去。而唐耀杭也很快赶了过来。

    他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好几个痘痘,嘴角也起了燎泡,看起来颇为焦躁。

    “德公!”

    典凤年安抚地说:“小唐,那个人犯还未说真话吗?”

    唐耀杭很挫败:“什么刑具都用了,他嘴里就没有一句真话,什么人都敢扯,什么话都敢说!真是该死!”

    “我的意思,让顾昭去帮帮你,如何?”

    唐耀杭眼睛一亮:“那可太好了!今天刚听老严说了,顾大人审问犯人很有办法,三言两语就抓住了犯人的软肋,只是一鞭子就问出了犯人宁死也不肯说的秘密。要是顾大人肯帮忙,肯定很快就能弄清楚真相!”

    原来这几天唐耀杭一直在审问遇仙楼的老板。

    当初因为太子在遇仙楼出事,涉嫌的有关人员都被控鹤司抓回来查问,遇仙楼的老板闻讯潜逃,但被唐耀杭带人一夜之间追索数百里。

    谁知道唐耀杭一亮明身份,那边竟然涌出数十名持械大汉,与控鹤司大打出手,要不是唐耀杭本身勇武过人,说不定就要

    yīn沟里翻船。

    就算这样,也死了三名小鹤,重伤五名小鹤。这都是跟了唐耀杭多年的手下,情同手足,竟然死在这种看似没多少难度的任务上,唐耀杭简直恨死了这个名叫" 郎霆 "的商人。

    一回到控鹤司,唐耀杭就给郎霆上了大刑。

    郎霆口供招的倒是快,可是他招出来的口供太吓人了……

    他一会儿说自己是太子殿下的人,设计太子中dú吐血是为了栽赃陷害敏王;一会儿说自己是诚王的人,给福豆提供了合欢引,想dú死太子,让诚王上位。偏偏他好像对皇室内部的秘闻很了解,说起来像模像样,很难分辨真假。

    典凤年曾经亲自去审讯室了一趟,郎霆当场又翻供,说自己只是一个消息灵通的无辜商人,唐耀杭挟私报复,他为了不受皮ròu之苦,不得不按照唐耀杭的要求招供!

    “一个滚刀ròu。”顾昭判断,而且还是有背景的滚刀ròu。

    就在顾昭和唐耀杭一起去地牢提审郎霆的时候,黄院判和齐泗也一起来到了顾昭的小院。

    青儿开了门,红儿认得齐泗是跟着顾昭的手下,热情招呼他们进了院子。

    元弗坐在后院廊下晒太阳,神情平和。

    红儿去烧水,青儿去拿茶叶,齐泗上前躬身行礼:“王爷!”

    元弗斜着眼睛看他,暗下比了个手势。

    齐泗哭笑不得:“谁敢把您送去北街?不要命了?”

    元弗抬起下巴,理都不理他,而一旁的黄院判摸着自己的胡须不停的笑。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