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3 章 此人嫌疑太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封酉觉得,李奉仪已经被抓了出来,审讯那种动辄把人打得血ròu模糊的事情并不适合顾昭,就派她去氤氲阁去,找出李奉仪的同伙,寻找解yào的线索。

    顾昭出了皇宫,带着两名分给她的小鹤骑马前行,还未来到氤氲阁的街道上,就被小鹤带着进了一个普通的小院子。

    在院子里早就有人候着,给三人拿了合适的服装,将他们改装为三个普通人的模样。

    顾昭打扮得像是一个大街上常见的上京少女,衣服半新不旧,细棉布料子的棉袄干干净净,头上chā着两根普通的银簪子。

    身边跟着一个和她服装差不多的男青年,看起来像是兄长,手里提着一包点心,两人很随意地往前走。

    另一名小鹤打扮成了富贵人家小厮的模样,跟在他们两个身后不远处,仿佛素不相识。

    和顾昭作伴的小鹤给顾昭解释:“大人让咱们监视着,先不要惊动他们,要是穿着官服过去,怕惊了目标。这些地方都是咱们的暗点,平时看不出来,需要的时候过来,有人接应。”

    顾昭已经明白了过来:“哥哥,我想去买盒胭脂。”

    和她作伴的小鹤愣了一下,才呵呵笑了起来:“好,哥哥给你买胭脂!”

    氤氲阁的那一条街都是些布料、首饰、脂粉铺子,十分热闹。

    顾昭和同伴走进了一间中等水平的脂粉铺子,就像是一对真正的兄妹那样,哥哥掏钱给妹妹买了一盒一两银子的胭脂

    ,把妹妹高兴得双眼发亮,一口一个“哥哥真好”。

    “兄妹”二人在街上逛了一会儿,眼看着就要到午饭时间,就随意选了一家看起来并不豪华却很干净的酒楼走了进去,扮演哥哥的小鹤看起来入戏颇深:“今天哥哥带你吃好的!”

    不过两人进了酒楼,小鹤却对伙计使了个眼色,竟然带着顾昭穿过大堂,从后厨的楼梯上了二楼,进了角落的一个房间。

    “这也是咱们的暗点?”顾昭还真没想到,控鹤司不声不响的,还有这么多产业。

    “是呀,从掌柜到伙计,都是咱们的人。”

    房间里,两个穿着便服的人正分别守着两扇窗户,从狭窄的缝隙中向外看。

    听见他们来都没有回头。

    其他两个在边上休息的男人,赶快起身向顾昭问候并解释:“顾大人,他们正在监视氤氲阁后门,按规矩不能离岗,请大人勿怪。”

    顾昭明白了,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回大人,还没有。”

    顾昭刚看过氤氲阁的资料。

    氤氲阁其实是良王妃的产业,掌柜的是良王妃陪嫁的管事,高薪雇了两位制香师,有几个好香方,出产的好几款香品都很受上京贵族圈子的欢迎,名声很大。

    资料中记载,氤氲阁掌柜之下,有两位制香师,四位制香学徒,一位账房,再就是一个厨子、三位女店员、两位男店员,一共十四个人。

    顾昭:“所有

    人都在店中吗?”

    “回大人,属下刚才已经派人去店里查探了,马上就能收到回报。”

    刚说完,就听见有人推门而入:“头儿……顾大人!”

    进门的是两个女子,看服饰是一主一仆,打扮精致,顾昭意识到,这也是小鹤,应该就是去氤氲阁探查的人。

    顾昭点了点头:“对面所有人都在吗?”

    说话的倒是那个丫环模样的女子:“回大人,我们在里面转了一圈,发现店里有两个人没来,一个是制香师魏永铭,另一个是学徒梁小英。”

    魏永铭是正月十五中午就请了假,说是去京郊访友,过几日再回来;梁小英是昨天家人来请假的,理由是风han发烧,在家养病。

    之前看资料的时候,顾昭最怀疑的就是两个制香师,现在一听有一个今天没来,立刻命令:“派人去魏永铭和梁小英的住处寻找,看看他们还在不在家;同时,通知上京各个城门,将两人的形貌消息送过去,如果遇到他们离城,立刻扣住。”

    顾昭感觉,这两个人中肯定有一个是李奉仪的同伙。

    担心小鹤们掉以轻心,她又强调了一句:“这两个人当中很可能有dú害太子的真凶,务必要小心!”

    扮演顾昭哥哥的小鹤叮嘱同僚:“人手如果不够,就去五城兵马司叫人。”

    顾昭有点好奇:“五城兵马司也听我们的?”

    “何止五城兵马司那些巡街的,京兆府的捕快,都必须无条件

    听从我们使唤;如果有需要的话,持腰牌可以调动上京各大衙门人手,监察任何部门管理事务。”陪着顾昭的小鹤年纪虽然不算太大,但是听起来却是个老资格,什么都懂。

    不一会儿,派出去的两拨人就回来了。

    梁小英确实是生病了,正在家里躺着;魏永铭的住处却不见人影。

    “街坊说,他们最后一次见到魏永铭是正月十五晚上,当时魏永铭提着一只兔子灯,不过看起来并不太高兴,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

    顾昭站起身来:“此人嫌疑太大,必须尽快找到他!”

    氤氲阁诸人当中,最方便在给李奉仪购买的香品中放入夜合欢的,就是制香师。

    而且顾昭觉得,夜合欢成品从东昊运过来的难度比较大,路途遥远,万一出了事,让李奉仪不能连续一年服用的话,就前功尽弃;最好的办法还是在上京就有专人为她制作夜合欢,一个以制香师身份掩饰的yào师,不是正好么?

    而魏永铭正月十五就请了假,是巧合吗?

    街坊说他正月十五之后就没有出现,这根本就是知道李奉仪的行动安排,提前逃跑了啊!

    不能坐等了!

    顾昭立刻下楼,让人带着她去往魏永铭的住处。

    魏永铭租的小院离氤氲阁只有两条街,周围居住的都是小康人家,小鹤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不需要顾昭吩咐,就各自行动起来。

    有人去叫负责本地巡逻的东城兵马司的巡

    街队伍来维持秩序,有人去逐家逐户询问魏永铭的邻居,而跟着顾昭的小鹤则是直接叫上同伴,两个人把锁好的门扇搬了下来。

    “仔细搜,一草一木都要留意。”顾昭知道自己不是内行,就把这些都jiāo给了他们。

    假如魏永铭就是那个制作夜合欢的人,他肯定知道解yào的线索;就算是他不知道解yào,只要能拿到夜合欢的配方,太医院也能针对地配出解yào来。

    只是顾昭心中却不太乐观,这么重要的一个jiān细,青龙卫只要不傻,就不会让他还留在北安。

    顾昭跟在检查痕迹的众人身后,一个个房间看了一遍。

    院子里没有太多人生活的痕迹,这也符合小鹤们汇报的消息,魏永铭并未成家,来到上京三四年了,一直独居在这里。

    看得出来,魏永铭并非匆促离开,院子里收拾得整整齐齐,他的随身物品、常用衣物和金银细软全都带走了。

    小院总共三个房间,有一个专门的房间用于制香——或者说,制yào。

    一些大型的器皿和工具还留在房间中,不过yào柜中全都是空的。

    巨大的香炉中堆积着厚厚的灰,应该是魏永铭离开之前把不能带走的yào材全都烧掉了,害怕被北安发现夜合欢的配方线索。

    顾昭失望地走出院子,去听小鹤们从邻居那里得来的消息。

    “有人说正月十五晚上遇到了魏永铭?他不仅提着兔子灯,还拿着一个彩色泥偶?”顾昭精神一振。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