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0 章 你敢轻薄东宫女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如今的东宫已经被彻底封锁,包括太医都被封闭在其中,不得擅自出入。

    如果太子的女眷确实有人故意携带夜合欢,肯定是受人指使,极有可能东宫之中还会有配合其传递消息的内jiān。

    封酉让顾昭去鉴定那五位女眷,自己带人在东宫中盘查,就是想要把这个内jiān找出来。

    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主使者,将解yào拿到手,才算是圆满完成任务。

    康建在前方带路,嘴里还在跟顾昭攀谈:“顾女官年轻有为,让人佩服啊。”

    顾昭也不是傻子,真的就把这当成夸奖:“公公可是嫌我年纪幼小,怕我做不好事?”

    康建被噎了一句,干笑着解释:“怎么会?封大人可是出了名的慧眼如炬,既然派顾女官负责,肯定是因为顾女官你能力出众嘛。”

    “噢?康公公很了解封大人?”

    康建连忙摆手:“哪里哪里,咱家算是什么牌名上的人物,哪有资格去了解封大人?只是听说过一些陈年故事罢了。”

    似乎是怕顾昭追问,他加快了脚步,带着顾昭进了一个精致的小院。

    “这是齐承徽的院子。”承徽是六品,算是现在太子后院里品阶最高的存在。

    如今整个东宫都被重兵把守,东宫女眷也都接受了不许擅自出门的要求,齐承徽见到黑衣白鹤的顾昭,除了目光中有点好奇之外,也没有太过震惊。

    康建

    在一边看着,也很想知道年纪轻轻就被委以重任的顾昭,有什么了不起的手段,如何甄别出那个真凶。

    可是顾昭却一脸和煦,与齐承徽聊起了家常,越说越亲热,竟然拉住了齐承徽的手,说自己职责在身,问几个问题就走,让人家不要见怪。

    “齐承徽,你可知道太子殿下为何吐血?”

    “齐承徽,你有没有长期服用什么yào物或者使用yào浴?”

    “齐承徽,你觉得太子殿下能否痊愈?如果不能痊愈,会引发什么后果?”

    康建越听越是忍不住皱眉,就这样轻描淡写地问一问,那真凶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自己承认罪行!

    更荒谬的是,顾昭问了几个类似的问题之后,竟然真的就起身走了。

    从齐承徽的院子出来,康建实在忍不住了:“顾女官,你这样也未免太过敷衍!封大人知道你是这样做事的吗?”

    顾昭看了他一眼:“康公公,你是要教我做事吗?不如你来穿这身黑衣白鹤官服?”

    康建咬着牙,他活了快四十年,第一次被人气成这样:“你,你要是耽误了大事,害了殿下,咱家跟你没完!”

    顾昭摆了摆手:“别啰嗦,带路。”

    于是康建眼睁睁地看着顾昭又把刚才的套路在罗承徽那里完全照搬,又来了一遍。

    从罗承徽院子里出来的时候,康建看着顾昭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刀子。

    “继续。”

    接下来是七品的吴昭训,这个最早跟随太子的女人一脸憔悴,小院也和她一样寥落凄凉。

    顾昭热情攀谈,吴昭训却沉默寡言,顾昭握住她的手时,她吓了一跳。

    康建刚走出院门,就狠狠地对顾昭说:“顾女官,你是来调查真凶的,还是来轻薄东宫女眷的?”

    顾昭无语地看着他:“公公,你是不是太能想象了?”

    见康建的眼光越来越不善,顾昭只能把自己那套解释搬出来:“我不是摸她们的手,而是在摸脉。

    人若是撒谎,眼神、手脚、心跳、呼吸都会有变化。如果是平时我只远远观察就好,但是这次事关重大,我不得不全力以赴,才会有所冒犯。公公千万不要多想。”

    康建半信半疑地伸出手:“那顾女官来看看咱家有没有撒谎。”

    顾昭站住了脚,把手背在身后:“公公还用撒谎吗?你眼睛里的质问和怒火都快要冒出来了。”

    康建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带着她去李奉仪和朱奉仪的院子——这两位九品,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一前一后。

    “李奉仪xìng格温柔,平素乖巧,朱奉仪活泼可爱,爱说爱笑。这两位都是殿下最喜欢的,每个月总要侍寝五六日。”

    康建把顾昭介绍给了李奉仪,就退到了一边。

    他已经能把顾昭的套路倒背如流:

    看,开始夸李奉仪的耳坠子

    了。

    在齐承徽那儿夸赞的是簪子,在罗承徽那里夸赞的是衣服上的绣样,吴诏训一身素淡,也没戴什么首饰,她就夸人家气质清雅,手指秀美,她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多词儿?

    李奉仪当然要礼貌地赞美一下顾昭,这不就上当了吗?

    顾昭立刻露出喜悦的神色,仿佛遇到了千古知音,双手握住人家的手不放,非要跟人家坐在一起,还一脸腼腆地说:“我长这么大,李奉仪是第一个这么夸我的,我真是太高兴了。”

    康建已经没眼看了,他把头转了过去,没有发现顾昭的笑容和之前几次有些细微的差别。

    【这么大的事儿,控鹤司就派这么一个小丫头来?她要是查不到,难道我还要自己暴露?我真是受不了了,这些北安人真是越来越离谱,控鹤司都能腐败成这样,北安真是离亡国不远了。】

    顾昭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

    “顾女官容貌气度不凡,妾身只是实话实话而已。”

    【这丫头手上都是茧子,出身应该不高,不过这个年纪就是黑衣白鹤,肯定是攀上了什么贵人,怕不是控鹤司哪个高层的小情人吧。】

    顾昭拉着李奉仪的手,笑得越发开心:“李奉仪你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问你问题了。”

    李奉仪温柔一笑:“怎么能耽误你的公事呢?顾女官你尽管问,妾身知无不言。”

    【这么重要

    的事情竟然让小情人来,估计是控鹤司高层故意给她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别人查出什么,都给她算上一份就是。】

    顾昭好像被感动了:“李奉仪你真是善解人意,难怪太子殿下那么喜欢你。”

    李奉仪低下头,声音中带着悲伤:“殿下对妾身恩重如山,如今他病痛在身,妾身恨不得以身相代。”

    【真想看见他知道是我将夜合欢传给他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一定很有趣吧。】

    顾昭把问过其他人的问题又问了一遍:“李奉仪,你知道太子殿下为何吐血吗?”

    “听说是被福豆下了dú……”李奉仪想要捂脸,却被顾昭抓着手不放,只能用一只手按着眼睛,表示悲伤,“殿下人那么好……”

    【阿福为了我东昊大业牺牲xìng命,是我东昊的英雄男儿!】

    “李奉仪不要伤心了,太子殿下吉人天相,肯定会逢凶化吉,早日痊愈的。”

    康建有点诧异,这句话之前可没听顾昭说过,她是真的被李奉仪打动了,在安慰李奉仪吗?

    李奉仪吸了吸鼻子,伤心中带着坚强,用力点了点头:“太子殿下肯定会没事。”

    【呵呵,痊愈?秦佑臻中dú已深,原本计划在端午节诸皇子都在的时候给他喝合欢引,到时候他顶多再活几个月;

    现在突然提前,他也顶多再活上半年。只要拿不到解yào,他就只能活活痛死!】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