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26 章 你可曾想过我是如何无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秦佑谨说出“控鹤司”三个字的时候,身子一个趔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顾昭嫌弃地移开眼睛,就这点胆子,还想当太子做皇帝?

    朱衣男子轻轻笑了起来,他年纪虽然有点大,但是声音却很好听,儒雅而充满磁xìng:“不错,奉陛下谕旨,控鹤司已经接手今日的太子遇刺案。”

    顾昭虽然早有猜测,此时仍旧不由震惊。

    她想把事情闹大,却没想到闹这么大啊。

    太子遇刺,上达天听,神秘的特殊机构控鹤司chā手,守正帝的大太监沈一秀旁听,这分明成了北安重案!

    “信阳郡王,你可是很有先见之明,刚说太子殿下活不久了,太子殿下就中dú吐血,命在旦夕。”沈一秀身材高大,声音却yīn柔,说起来这种吓死人的话更是语气yīn恻恻的,“咱家认识郡王这么多年,还从来不知道郡王有这个能耐,真是失敬了。”

    顾昭忍着心中的幸灾乐祸,用厌恶的眼神看着秦佑谨。

    秦佑谨说太子活不久了,是因为上辈子太子就是在端午节时突然吐血,身体急剧衰败,太医竭尽全力都无法救治,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在中秋节前夕去世了。

    还真是巧,他刚说了这样的话,太子就真的吐血了……啊?吐血?不会是因为她和秦佑谨重生回来,扰乱了正常的事态发展,以至于太子吐血的时间提前了吧?

    秦佑谨素来害怕父皇身边这个太监首领,被沈一秀这么一说,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沈大伴,我,我就是瞎说的,我是被那香料迷了神智,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沈一秀笑眯眯地:“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别人都替你记着呢。林大小姐,顾小姐,还有你的贴身大太监,以及当时打开房门的东宫侍卫,都能证明,你当时确实说过这样的话,还说要让林大小姐当你的太子妃,还许给林大小姐皇后之位,郡王你很有上进心啊。”

    秦佑谨紧紧抓着扶手,才没有从椅子上滑下来:“我……我对林大小姐从无觊觎之心,她是五哥的人,我怎么敢……”他盯着顾昭,仿佛找到了救星,“我心仪的明明是顾小姐,今日来遇仙楼也是为了向顾小姐倾诉表白,我怎么会对林大小姐说那种话?”

    “阿昭,求你替我作证,告诉他们,我当时是向你表白,我明明都把元名珮拿出来要赠送给你了!”

    顾昭冷着脸认真地说:“郡王殿下,你邀我去雅间的时候,看起来是想要向我表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雅间里你却开始纠缠姐姐。我如果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当时就应该直接给你两个耳光,和姐姐一起离开才对。”

    秦佑谨这次是真的坐不稳了,他从椅子上滑下来,眼泪鼻涕一起流:“阿昭,你不要这样……我

    真的……我发誓这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再不会辜负你……你就答应我吧……你不应该这样对我的啊……要是一切都变了我该怎么办呀……”

    顾昭恼怒地瞪他:“郡王请你自重,不要总是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我何德何能,居然能让郡王你只见过一次就如此深情?我顾昭虽然出身han微,却也不是傻子,谁说什么都会信!”

    京兆尹轻咳了一下:“信阳郡王,你还是不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了。上京城中几乎都知道,信阳郡王你几年如一日,跟随在林大小姐身后,对其他女子从不假以辞色。”

    虽然秦佑谨本人不得大家关注,但是林雪容却是走到哪里都最耀眼的人物。

    所以秦佑谨矢志追随林雪容的行为早就被人发现了。

    京兆尹甚至能够确定,太子殿下也早就知道,只是为人宽厚,见秦佑谨不曾过界就不跟他计较而已。

    林雪容解释过,这是因为她年幼入宫时,曾经遇见宫人欺负秦佑谨,为他打抱不平,还赠送了他一些食物,秦佑谨只是感激而已。

    几年的痴情,怎么可能一个月之间就放弃,转而对顾昭深情款款?

    在座的三位都是见多了案子、善于揣测人心的老手,自然明白秦佑谨此举不过是为了脱罪,洗清自己的嫌疑罢了。

    “大人,我真的是冤枉的,你不信可以去问福生,问林大小姐

    ,当时的情景真的不是顾昭说的那样!”秦佑谨几乎要指天发誓。

    这也是三位主审想要弄清楚的关键,这四个人的口供中,最明显的矛盾就是这一点。

    只有顾昭坚持说,秦佑谨拿出元名珮要赠送的是林雪容,其他三人都说他是要给顾昭,而且细节描述也完全一致。

    顾昭听见京兆尹的话时,脸色不由一变,看向秦佑谨的眼神也复杂起来。

    此时见秦佑谨再次强调,竟是轻轻叹了口气:“我明白了。”

    几个人都看着顾昭,顾昭似乎颇为感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初姐姐介绍你我认识的时候,你对我那么冷淡,而今天你却又主动来找我表白;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你在雅间里最开始明明是向我表白,那香料燃烧浓郁后,你却转而疯狂纠缠姐姐。

    一切不过是真心与假意的区别。

    郡王殿下,你是被谁bī迫,要来和我虚与委蛇,哄骗我答应你?若是我真的同意与你结亲,婚后你大概也不会多看我一眼,而是仍旧将姐姐当成心头宝珠,全心对待吧?

    你可曾想过,我是如何无辜?我原本可以找一个真心爱护我的良人,生儿育女,过着平淡却真实的一生。只因为你需要一个挡箭牌,一个能够名正言顺一辈子接近姐姐的工具,就让我承受本不该承受的苦楚,用自己的一生来为你做踏脚石?

    你让大

    人去问福生,问姐姐,呵呵……”

    顾昭的手指用力捏着扶手,才固定住了自己摇摇yù坠的身体。

    她的面色苍白,一双眼睛却像是燃烧的火焰一样明亮,看着秦佑谨像是看着一团垃圾。

    这些质问在顾昭心里藏了太久,现在终于能痛痛快快地大声说出口。

    “福生是你的贴身太监,至于姐姐……”顾昭闭了闭眼睛,眼角湿润了,“我一直以为她真的把我当妹妹的……”

    似乎是无法接受这种感情上的欺骗,一直在人前努力坚强的女孩子终于控制不住,泪水汩汩而下。

    京兆尹也不由叹了口气。

    他对这个顾昭印象不错,知道她聪明胆大,不是一般的闺阁弱女。果然,他只是一句话,顾昭就把事情的真相推测得七七八八。

    林雪容介绍秦佑谨与顾昭相识,给他们机会单独相处,又帮着秦佑谨在将近除夕之时硬生生从八皇子手中抢走了一个雅间;

    顾昭本不想与秦佑谨进雅间说话,是林雪容主动拉着她的手入内;

    更重要的是,福生供认,尽君欢是林雪容的大丫环抚风送到他手里的……

    所有的一切都说明,林雪容指使秦佑谨哄骗刚来上京不久的顾昭,意图骗婚。

    他们的目标是查明太子吐血的真相,这种男女之事不过是查案过程中需要弄清楚的细节,但即使如此,京兆尹仍旧有几分为顾昭感伤。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