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22 章 再无人能越过你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秦佑谨一下子活了过来,一个眼色,福生就推开了林家雅间隔壁的房间,请顾昭和秦佑谨入内。

    顾昭走到了门口,却突然转身,拉住了刚刚走到栏杆旁眺望的林雪容:“大姐姐,信阳郡王要和我私下说话,我不好拒绝,可我真不想去。”

    林雪容一脸愕然:“怎么了?”她设下圈套,什么都想到了,却从没想过顾昭会直接不进雅间。

    【难道顾昭已经知道了?这可怎么办?】

    林雪容今天打扮得恍若神仙妃子,披帛轻盈,衣袂飘飞,从容雅致,此刻被顾昭握在掌中的手心却一片冰凉,冷汗直冒。

    “姐姐手好凉,是不是穿少了?不如回房间去吧。”顾昭低声关怀,“郡王他胆子太小,说个话都双腿打颤,说个不识好歹的话,我也不是很看得上。不如就此拒绝,不听他讲什么了,好不好?”

    林雪容心中一松,顾昭应该没有发现她的计划,她只是看不上秦佑谨那天的表现而已。

    【能有一个顾昭、秦佑谨和太子都在的机会,实在不容易。要是错过今天,让太子慢慢注意到她,说不定哪天我就得翻车!不行,今天一定要让太子哥哥看见顾昭的丑态!】

    林雪容咬了咬牙,露出关爱

    姐妹的表情:“胆小也有胆小的好处,不如我们听听他怎么说再做决定?”

    顾昭似乎有点犹豫,林雪容反倒主动起来,拉着她跟在秦佑谨身后走进了隔壁的雅间。

    五层今日全是顶尖贵客,遇仙楼的侍女都站在楼梯口,没有召唤绝不靠近。

    福生也不需要侍女们帮忙,他已经将窗户关好,座位擦干净,点燃了香料,叫来了热茶,亲自给三人斟上。

    秦佑谨见林雪容拉着顾昭的手也走了进来,脸上闪过一丝不虞。

    【男人真是善变,一个月前还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证,他根本就看不上任何其他女人,就算是为了以后勉强娶了顾昭,也不会跟她圆房。才不过一个月,就已经满眼都是顾昭,真是可笑,好像一直以来不是他粘着我一样。】

    顾昭也觉得有些奇怪,秦佑谨以前可是一有机会就偷偷凝望他的心上人,眼神凄苦,仿佛她是那个棒打鸳鸯的恶人。

    怎么现在他真的好像对林雪容没有那么关注了,而且有时候顾昭甚至觉得他扫过林雪容的眼神里都带着厌恶?是她的错觉吗?

    雅间里萦绕着清淡优雅的香气,顾昭和林雪容并肩而坐,举起衣袖放在鼻尖,眉眼盈盈:“姐姐,这香料的

    味道真是不错,不知道是遇仙楼自备的还是信阳郡王带来的?”

    林雪容瞳孔一缩,暗暗用眼神催促秦佑谨行动。

    【这香能引人情yù,让人体软无力,心智迷乱,要是把我自己搭进去就惨了……不行,我得找理由离开……】

    秦佑谨走到顾昭面前:“顾小姐,也许有些冒昧,但是自从当日一别,我辗转难眠,寤寐思服,心心念念想的都是你的一颦一笑。”

    顾昭一下子站了起来,冷着脸说:“信阳郡王,你,你太无礼了!”

    林雪容也跟着站了起来,假装失笑捂住鼻子:“这种私密的话儿,我可不便听。你们两个自己说吧。”

    顾昭本来就是要拉她下水,让她尝尝自己设计的yīn谋,现在人都进了屋,怎么可能让她轻易离去。

    一手掩面仿佛十分委屈,顾昭另一只手却抓住了林雪容捂鼻子的手,直接拽了下来:“姐姐,你给我作证,我可没有与他私相授受,是信阳郡王行为轻浮……”

    说着,顾昭好像有些激动,脚步一挪,正好踩在了林雪容脚上。

    林雪容脚尖一痛,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巴,大大吸了一口香气,顿时觉得全身酥软,一股说不清楚的热流涌遍了四肢。

    她心

    知不妙,立刻转身向着门口走去,却被顾昭一手按住肩膀,身不由己向后几步,跌到了铺着软垫的座椅上。

    香气越来越浓郁。

    秦佑谨白皙的脸色泛起红晕,这些日子一直压抑在心底的念头不停向上喷薄,越来越不好控制。

    扑通一声,秦佑谨竟是单膝跪在了顾昭面前。

    “阿昭,都是我不对,你原谅我,我会对你好!”他手中托着一枚玉佩给顾昭看,“这是父皇为我赐名时赏下的玉佩,每个皇子只有一枚,你拿着,此生你都是我秦佑谨的原配正妻,再无人能越过你去!”

    顾昭袖中捏着空明香丸的手指一紧,唇角逸出一丝冷笑。

    元名珮,对北安每个皇子都意义非凡,上辈子秦佑谨可是看都没给她看过。

    后来他当了太子,不吭一声就接了林雪容进府,顾昭才知道,秦佑谨的元名珮一直在林雪容手里。

    怎么这一次秦佑谨大发慈悲,竟然要送给她?

    林雪容已经紧紧抓着自己的衣领,面色潮红,目光没有焦距,嘴里不停地叫着“太子哥哥”。

    福生跪在角落,整个人蜷成一团颤抖着,偶尔偷偷抬眼看向林雪容,眼神中的倾慕越来越明显。

    秦佑谨的呼吸越来越粗,望

    向顾昭的目光越来越炽热。

    只有顾昭,站在房间中央,神色如故,目光仍旧一片冰凉。

    这就是他们勾结起来给自己准备的陷阱吧,可是他们大概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着各种神奇的合香,除了这种能够迷人神智的香料之外,还有专门祛除香料侵袭、保持心神安定的空明香呢。

    秦佑谨的眼神越来越贪婪,终于向前扑过去,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渴望已久的人。

    顾昭毫不犹豫,空着的那只手掐住秦佑谨的脖子,狠狠把他按在了地上。

    【顾昭必须嫁给我!要是一切都变了,我还有机会当上太子吗?老天让我回来,难道不是因为我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吗?】

    【孤才是北安太子,朕才是北安之君,怎么能被林雪容这贱人害死,让她如意当上太后,临朝听政!】

    顾昭恍然大悟,难怪秦佑谨的表现这么奇怪。

    原来他也和自己一样,得到了重新再来的机会。

    原来她死了之后,这忘恩负义、残害妻女的畜生也被林雪容给算计了。

    顾昭简直想放声大笑,该!

    一直留意着外面动静的顾昭揪住秦佑谨往林雪容的方向一丢,一脸惊惶地大叫起来:“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