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8 章 黑心肝的死丫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看来国公爷是知道谁在背后陷害我,所以选择保护她,而让我背着窃贼的污名了?”就在大家犹豫之时,顾昭带着笑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素来以喜怒不形于色自诩的林维康,也被这一句诛心的话说得满面通红。

    大房和三房夫妻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顾昭。

    原本以为这就是个乡下土丫头,顶多有几分牙尖嘴利,可是现在看来,却完全不是这样啊。

    刚才看她不言不语,还以为被吓蒙了,如今看来竟然是因为了然于xiōng,还沉得住气,关键时刻才霍然反击。

    不过小丫头到底是年纪小,太天真,还以为道理真的是靠着嘴来讲的。

    林维康回过神来,怒吼一声:“放肆!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都打算毁了我这辈子的名声了,还要我怎么跟你说话?”

    “要我跪地感谢你,感谢你让我背着自己没有做过的罪名,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说我道德败坏,手脚不干净,偷姐妹的东西,怎么还有脸出门?”

    顾昭寸步不让,脸上的嘲讽意味分外明显。

    “妹妹,你看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呢?”林雪容叹了口气。

    “爹爹让大家回去,还不是为了保全你的名声,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让你丢脸?你怎么不领情,还这

    样曲解爹爹的话,你没想过这样会让爹爹多伤心吗?”

    顾昭轻笑:“保全我盗窃姐妹财物的名声吗?真正要洗刷我的冤屈的话,不应该是好好审问青杏青梅,看看是谁指使她们盗窃禁步,诬陷于我吗?”

    “为什么堂堂国公爷连审问两个丫环都不敢,而是选择匆忙赶走在场的人?是不是国公爷心中早就知道是谁在陷害我,而这个人却比我重要得多,所以宁可牺牲我也不能把她暴露出来?”

    不少人已经互相使着眼色,露出了有所领悟的表情。

    林雪容摇了摇头,一脸“你想多了”的样子:“妹妹,你第一天进府,大家跟你无冤无仇,谁会陷害你?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你不要继续固执下去了。”

    “谁说无冤无仇呢?就像姐姐今天看上了国公爷送给我的见面礼,我没有送给你,你都气哭了。”

    林雪容一脸无辜:“我岂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来害你?”

    “那可说不好,毕竟你在国公府被人宠着捧着这么多年,一个外来的乡下丫头居然敢拒绝你,你想要教训我一番,也是有的。”

    不等林雪容继续说什么,顾昭就回头对大家摆手,动作语气都和刚才林维康一模一样:“散了吧,天han地冻的,大家

    都早点回去安歇吧,这件事情就是姐姐给我一个教训,大家都不要放在心上。”

    张夫人再也忍不住了:“这个黑心肝的死丫头!”

    真的要是大家就这么走了,不到半个时辰,整个国公府都会传遍消息,说大小姐指使丫环陷害刚来的妹妹!

    顾昭笑了:“怎么?国公爷让大家回去就是为了保护我的名声,我让大家回去就不是保护姐姐的名声了?”

    “胡搅蛮缠!你就这样空口白牙诬陷雪容?”张夫人看着顾昭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要是林雪容的名声受到一点损毁,与太子妃的位置擦肩而过,她就要活活打死这个丫头。

    顾昭却一点儿也不把她的怒火放在心上,只是看着林维康冷笑:“你们不也是只凭着两个丫环的空口白牙就认定了我的罪名?怎么我用你们对我的方式去对你们大小姐,你们却这么生气?”

    林维康深深地看了顾昭一眼,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如果真让大家散去,传出去的消息里,顾昭偷窃和林雪容诬陷必然是各占一半。

    顾昭是石头瓦片,林雪容可是美玉精瓷,怎么能就此结束,让她们俩一起磕碎?

    “你既然不甘心,那你就问吧。”林维康从容地坐回座位上,“大家有兴趣的话,也都

    听一听。”

    他倒要看看这个在乡下长了十六年的女儿,到底有多少本事。

    这些国公府的家生子,看似是下人,一个个却不知道有多刁钻。

    他们有不少在国公府生活了好几代,彼此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就算是他平时也要小心处置,一个外来的乡下丫头,又有什么能耐能镇得住她们?

    所有人都兴致勃勃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像看大戏一样看着顾昭走到青杏青梅两个人面前。

    顾昭在青杏面前蹲了下来。

    不等她询问,青杏就磕了一个头:“小姐,不是奴婢违背你的命令,实在是国公爷问到奴婢头上,奴婢不敢撒谎。”

    青梅也跟着磕头:“小姐,你如今也是国公府的主子,以后要多少首饰珠宝没有,何必非要盯着一个禁步呢?捡了禁步当时就应该还给三小姐,你却非要让青杏藏起来,我们这些做奴婢的也很为难啊。”

    丁氏和胡氏对视一眼,这些下人可不是好对付的,就青杏青梅这样的,只要咬死了是顾昭捡了林雅怡的禁步,非要她们藏着,顾昭又能怎么样?

    用刑?且不说有没有人听顾昭的,就算是真的打,两个丫环咬牙忍着,难道顾昭还有能耐让人把她们打死?

    到时候反而更坐实了顾昭bī迫丫环窝藏赃物的事实。

    年轻人气盛,总要吃点亏才知道这世界没有多少道理可讲。

    顾昭捏住青杏的下巴:“你和青梅两个,谁是主谋?”

    “小姐,你别bī我们了,我们不能再撒谎了。”青杏哀求。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呢,就这样吓唬我,我就能告诉你是我叫青梅跟我一起的吗?】

    顾昭一笑:“哦,你是主谋呀。那你告诉我,是谁跟你接头,吩咐你来害我?”

    “小姐,你不要自说自话了好吗?根本就没有什么陷害你的事儿……”青杏满脸无奈。

    【我就不相信,我不说你还能知道禁步是廊下的红儿传递给我的吗?听月姐姐给了红儿,红儿趁我出去透气的时候给了我,再无旁人见到,只要我不说,你又从哪里知道?】

    顾昭的笑容更大了:“让我猜一猜,你并未上前靠近三小姐,所以根本没有机会拿到她的禁步;倒是中途你曾离开房间,到外面呆了一会儿,怕是那个时候有人将禁步传递给了你。”

    “外面风大天冷,你穿的不多,走不了太远,只会在廊下略作停留。能够接近你而不引起别人怀疑的,也就是在廊下当值的小丫头子了。”

    顾昭说一句,青杏的脸色就白一分。

    “国公爷,能把今晚在廊下当值的小丫头都叫进来,让我问问吗?”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