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4 章 大哥来兴师问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夫人,阿昭住的地方和下人可曾安排好了?”

    张夫人赶忙回答:“老爷,已经都安排好了。”

    林维康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今天的认亲十分圆满,只等晚上召集其他两房人一起吃酒,让顾昭认了叔伯兄妹,这件事情就可以完美结束。

    至于顾昭的起居生活,都是内宅事务,由张夫人安置,他也懒得cāo心。

    顾昭的院子是位于内院最西北角的桂香阁,桂香阁是先礼国公年老时休养之地,院子不大,建筑精致,地处偏僻,适合静养。

    院子有个角门和最后面的花园相通,还有一个小门可以直通府外,不过和其他国公府的女儿们就相隔甚远了。

    从这个院子的挑选就能看出来,张氏不想让她跟其他礼国公府的女孩儿们来往太密切,希望她能安安静静,降低在国公府的存在感,然后给她选一门婚事,把她嫁出去,就算完成任务。

    不过顾昭并不在意,这样的院子正好。

    她对礼国公府所有人都没有什么感情,本来也就懒得跟他们打jiāo道,而且桂香阁有道小门能直接出府,她以后做事就方便得多。

    桂香阁中有一株近百年的桂树,此时正是han冬,高过房顶的老树也满身萧瑟。在正房门口前,跪了一地的,都是桂香阁的下人,也都是

    她上辈子熟识的那些人。

    礼国公府的规矩,小姐们房里是四个大丫环,两个管事婆子,院子里还有若干粗使婆子和低等丫环。

    张夫人给她配了四个大丫环,青竹、青兰、青梅、青杏,上辈子她最喜欢带在身边的是青竹和青兰,不过她们可是给了顾昭大大的“惊喜”。

    这一世,顾昭不会再重用她们两个,但其他两人也未必就能好到哪里去,跪了满院的下人,又有几个会真心把她当成主子呢?

    好在她还有时间,这些人暂时用着,她会慢慢培养自己的心腹。

    顾昭随手点了几个人,分配了各自负责的活计,就让所有人起来,自己回了房间。

    房间的布置和上辈子一模一样,绣帷锦屏,燃香铺缎,看起来华丽非常,顾昭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也深受震撼。但是当过郡王妃和太子妃之后的顾昭,再看这些,就很容易能看出这些布置纯粹是堆砌,毫无心思。就像是张氏送给她的那只金镯子一样,除了分量之外,毫无可取之处。

    顾昭能够想象,张氏就是随意地吩咐了一声,让管事婆子随便从库房里搬出一批家具陈设,将桂香阁房间填满就好。至于品味格调,精心配置,那是一丝丝都没有的。

    顾昭勾了勾嘴角。

    这些精明似鬼的国公府下人

    ,也都明白她在府中的真正地位,才敢在这腊月han冬,明知她这个二小姐即将入住桂香阁,房间里一个火盆都不放,冷如冰窖。

    想起当初,她忍着han冷抗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她发了烧,林雪容正好来看她,一见之下大为震怒,命人请医延yào,并将满院下人处罚了一番。

    就是这一番惺惺作态,让顾昭从此对她感恩戴德……

    顾昭刚想叫人进来说这件事,就听见院子里传来重重的脚步声。

    “大公子,您不能进去啊……”

    “滚!”随着一声斥责,正房门被人一脚踢开,不到二十岁的青年冲了进来,门外的下人们噤若han蝉,没有一个敢跟进来阻拦。

    “你就是那个顾昭?”林君庭上下打量着端坐不动的少女,这么瘦这么黑,也不知道是怎么哄住了父亲,硬是让父亲不顾母亲的阻拦,非要把她从江南带回来。

    林君庭见她一动不动,怕是被他吓傻了吧?

    顾昭也在上下打量林君庭,是她同父同母的哥哥,那个曾经如彗星一般划过天空的青年。

    林君庭披着一件翠绿色的大氅,头上还冒着汗,上衣领口敞开,露出小麦色的xiōng口,穿着长靴握着马鞭,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结果却是个黑丫头!你能迷

    惑父亲,让他带你进府,想必有几分手段,不过这礼国公府可不是你嚣张的地方!

    我警告你,以后安分守己,不要妄想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要是惹恼了我,一顿鞭子抽死你,难道父亲还能让我给你偿命不成?

    还有,雪容是我亲妹妹,是这礼国公府惟一的大小姐,你敢惹她,我就敢收拾你!”

    顾昭看了他一眼,眸光冰冷。

    这番话在上辈子第一次见面,林君庭就是这么警告她的。而且,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只要林雪容在他面前做出受了委屈的样子,林君庭就会怒冲冲地来找她麻烦。

    林君庭从袖子里取出两张银票,随手往顾昭面前一丢:“二百两,买今天父亲送给你的玉坠!”

    两张银票在空中盘旋,飘落在顾昭脚旁。

    顾昭的眼神冷冷的,扫过林君庭,就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扬声叫人:“来人!”

    林君庭嘿嘿一笑:“叫人来又怎么样?他们还敢听你的跟我作对?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别真的把自己当成国公府的千金小姐。”

    果然,门外一片安静,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

    林君庭用马鞭敲打着自己的手心,有恃无恐地对着门外叫了一声:“来个活的。”

    立刻就有两个丫环小心翼翼地赔笑走进来:“大公子有何

    吩咐?”

    林君庭一脸惫赖:“去问你们小姐,看她要你们做什么。”

    两个丫环尴尬地互相看了一眼,扭捏着上来对顾昭行礼:“小姐有何吩咐?”

    “去请杜嬷嬷来。”顾昭十分平静。

    没一会儿,杜嬷嬷战战兢兢地走进来,先给林君庭行礼,才过来见顾昭。

    “杜嬷嬷,夫人那边可曾给桂香阁拨了炭?叫人点上火盆吧。这房间里冷成这样,我皮粗ròu糙,倒是各位都是国公府的家生子,怕是受不了这种han冷。”顾昭瞥了林君庭一眼,“你家大公子敞xiōng露怀的,万一染了风han,可不是玩的。”

    杜嬷嬷刚才就在门口,把林君庭的话听得清清楚楚,这会儿皮笑ròu不笑地回答:“二小姐,您可安生点吧,夫人要管着这么大一个国公府,每天忙得千头万绪,一时半会儿顾不上咱们这边也是有的。您不会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国公府的小姐了吧……”

    她正说得痛快,却被人从一脚踹在了后背,趴在了地上。

    “哪个王八……”杜嬷嬷刚骂了两个字,翻过身却看见林君庭正对自己怒目而视,声音立刻小了下来,“大公子,您这是做什么?”

    林君庭抬手就是一鞭子,直接抽在了她的胳膊上:“狗奴才!竟敢这样对你家主子说话,反了你了!”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