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 2 章 回到入府第一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 这是你的姐姐,林雪容。”

    这个名字就像是落入油锅中的水滴,瞬间zhà开了顾昭心中的怒火。

    顾昭目光迅速扫过周围,不由得心下愕然:

    那是林雪容吗?怎么看起来才不过十五六岁?林雪容紧紧依偎的满头珠翠的中年美fù,竟然是三十来岁的礼国公夫人张氏?和张氏隔着炕桌相邻而坐的是三十多岁的礼国公林维康?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三个怎么都一下子年轻了这么多?

    “早就说了,小商贩家能养的多好?看她东张西望,没见过世面的,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张氏嗤笑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不满。

    顾昭却根本没听见张氏刻薄的嘲讽,她心中正有惊涛骇浪不停翻涌。

    这是梦吗?她没有死?

    她手指紧紧地扣在掌心里,那尖锐的疼痛提醒顾昭,这不是梦!

    也许是她临死前的乞求得到了回应,她竟然真的回到了过去!

    顾昭清晰记得,今天正是她当初刚进入礼国公府第一天的情景。

    张氏淡淡地说:“既然进了这国公府,以后就把这小家子气都改改,要不然出了门丢的可是国公府的脸。”

    林维康也点了点头:“改天从宫里请两个嬷嬷,好好教教她规矩就是。”

    “还不

    快点向你姐姐行礼?这也太没点规矩了。”张氏皱着细长的眉毛,冷声命令。

    顾昭低着头,不让他们看见自己的眼神,但余光扫视到了她的亲生父母,他们选择的始终是林雪容,之所以收她当义女,就是想随便丢根骨头给她安抚她,算是尽了自己当父母的责任,既不愿意付出真心真情,又要她感恩戴德。

    而她偏偏要让全北安都知道,这尊贵的礼国公夫妻想要掩盖的秘密。

    “姐姐好,我从小在市井长大,没见过世面,如有失礼之处,还请姐姐不要怪罪。”顾昭当了那么多年的郡王妃和太子妃,这种应酬的话还是说得来的。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声音娇嫩清脆,带着江南水乡的软糯,听起来一点儿威胁都没有。

    林雪容喜笑颜开:“爹,娘,我又多了一个妹妹了!我好开心!妹妹,过几日太子哥哥举办赏梅宴,我带你去玩!”

    张氏宠溺地看着林雪容,顺带着看向顾昭的眼神也柔和了几分:“嗯,以后好好跟你大姐姐学学。这上京城里谁不知道你大姐姐德行出众,才华过人。你若是能学到你大姐姐三分,以后就少不了你的好日子。”

    她招了招手,让顾昭上前,把自己手腕上的镯子褪下来,放在了顾昭手

    心:“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拿着吧。”

    就在张氏的手碰到顾昭时,顾昭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张氏的声音:【怎么偏偏长得像那个老不死!看见就烦!】

    顾昭吓了一跳,手里的镯子一滑就落到了地上。

    幸亏是金镯子,上面也没有什么宝石镶嵌,没有摔坏。可是这一声脆响,还是让张氏的脸黑了下来:“想来是我这老婆子的东西,入不得你的眼了。”

    “没有没有。”

    顾昭连忙捡起了金镯子,小心地拂拭了一下,“夫人您不要生气,我从小到大,连根银簪子都没有戴过,更别说这么粗这么重的金镯子,我是见都没见过,才会一时紧张没有拿好,请夫人原谅。”

    林维康虽然是男人,却也知道,这种没有宝石做工也不怎么样的镯子,国公府里有点头脸的婆子都不愿意戴。张氏这是根本没有用心给顾昭准备礼物。

    “怎么还叫夫人?”林维康微笑着叫顾昭过来,“以后记得,得叫母亲。”

    “是,我知道了,父亲。”顾昭向他屈膝行礼,神色乖巧。

    这金镯子虽然样式陈旧粗笨,但是分量却是实打实的,回头当个百十两银子,她办事的时候正好用的上。

    至于张婉送礼物不用心,顾昭一丁点都不在意

    。

    林维康从桌上拿起一个黄花梨木盒子给了顾昭:“这是为父给你的见面礼,以后这国公府就是你的家,你有什么事情只管与你母亲和大姐姐去说,不要把自己当外人。”

    “是,女儿知道了。”顾昭把盒子抱在了怀里,拘谨温顺,完全就是一个乡下丫头进城后的模样。

    “爹,娘,你们有了妹妹是不是就不心疼我了?妹妹有礼物,我也要礼物。”林雪容抱着张氏的胳膊撒娇。

    张氏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你这个猴子,刚夸你懂规矩,这会儿就跟我皮,可不是让妹妹笑话?

    行了行了,别晃了,别晃了,我可经不住你这折腾。回头让珠嬷嬷带你去我库房里挑,你看上什么自己拿,满意吧?”

    林雪容做出得意的样子:“娘你可不许反悔,我早就看上那套红宝石头面了,今天就让珠嬷嬷都给我拿走!”

    “哎呀,你这眼光可够刁钻的,真知道什么是好东西!”张氏假装不舍,“我真不该上了你的当!”

    母女二人笑语嫣然,一团喜乐,看得林维康都不由微笑,边上的下人们也都满面笑容。只有站在一边的顾昭,被排斥在这喜乐融融之外。

    顾昭觉得自己仿佛被分割成了两个人。

    一个人心中隐隐作痛

    ,因为她上辈子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亲情;而另一个人则像是看着戏子们在卖力表演却明知道是假的,她未被感动,反而有些想笑。

    林雪容钻在张氏怀里,得意地回头看着顾昭笑。

    重生回来的顾昭敏锐地感受到这个笑容下隐藏的恶意。

    从进入礼国公府的第一天开始,林雪容就对她如此敌视了吗?从刚才那母女亲近的表演,到现在这得意的笑容,顾昭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林雪容早就知道她们两个的真正身份。

    顾昭眸光暗沉,对林雪容轻轻一笑,笑容标准得像是用尺子量过。

    上辈子为了不让别人小看,她拼了命地学习各种本领和技巧。这种上位者矜持而礼貌的笑容就是其中之一。

    她才不会跟林雪容和平共处。只有让林雪容动起来,才会露出破绽。

    上辈子的时候,林雪容是当着林维康夫妻的面,向她索要林维康给她的见面礼,这一次是否还会如此呢?

    就在顾昭的注视下,林雪容脚步轻盈地走了过来,俏皮地挽住了顾昭的手臂:“妹妹,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你我就觉得亲切,好像是以前在哪里见过一样。”

    顾昭笑而不语,大概是刚刚出生的时候,彼此确认过眼神,我们是这辈子不死不休的人!

    (本章完)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