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 闹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超多本,神,结精品尽在

    「本,神,」

    「本」

    「神」

    「站」

    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首★发★求★书★帮★

    ntent老何没想到方默宇还真找到了案子新的疑点,赶紧叫人将薛涛给堵了回来。薛涛刚没走出去几步,就被抓了回来。方默字再次审间了薛涛,薛涛很紧张,却依旧咬定说案发当时,没有第三人。当方默宇将薛北雁离开时候的监控视频丢到薛涛面前的时候,薛涛才销微出现了一丝慌乱。“我,我不知道她怎么出现在附近。“胡说,她昨天晚上应该是和你住在一起的。”因为方默字看了很久的监控,发现薛北雁是从昨天晚上去的薛涛家,早上八点五十多离开,而死者是早上八点半左右的时候出现在薛涛家附近的监控,时间重叠,所以薛北雁根本脱不了关系。不够,仅凭着附近的监控,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薛北雁在案发当时确实在场,他们如果想要让薛涛松口,必须得找到切实的证据。大家都看得出来,薛涛很慌乱,而且报力想要隐藏着什么。案子变得疑点重重,方默字怀疑,这个男子根本不是入室抢劫的小偷,应该和薛涛、薛北雁姐弟认识,还有更多的疑点在里面。正当方默字想要从薛北雁这边着手下手调查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幼儿园的电话。幼儿园的老师打电话告诉他,有个陌生的男子自称是安安的爸爸,要接安安离开。老师不认识这个男子,于是给安安的爸爸打电话,不过电话设打通,所以打到了方默宇这里来。方默宇曾经去接送过安安一段时间,老师有留他的号码。“安安被接走了吗”方默宇问道。老师不认识那个陌生的男人,所以没有让他接走,第一时间给方默字打了电话。“没有,还在。hub这个陌生的男子又是谁为什么要自称安安的爸爸,难道安安的爸爸不是阿权吗 “别让他把安安接走了。”方默宇叮嘱道。放下电话,方默宇隐隐的感觉这个时候幼儿园给他打的这一通电话似乎和他现在关于薛涛的案子可能是有点联系的。老师挂断电话,转身发现身后的男子已经消失不见,而且安安也不见了。方默宇赶来的时候,孩子已经被陌生男人接走,安安的老师很是不安,她只是打电话的功夫,没想到孩子就被抱走了。方默字赶紧调出了学校的监控,在监控里,他看到了那个抱走安安的男子。男子年龄不大,约其二十五六左右,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仔细看着监控里的男子的脸,让方默宇略感惊奇的是,这个男子和安安长得竟然很相似。和安安一样的双眼皮大眼睛,五官都很相似,比起李权,方默宇觉得,这个男子更像是安安的亲生赚。幼儿园的门卫是个老大爷,他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他指着视频里的男子说道:。“我记得 当时这个男的是和一个年轻的女人一起过来的,这个男的说要来接孩子回家,我看他们夫妻一起来的,所以让他进去了,而当时那个女的站在学校门口等了一会儿。方默字想了想,拿出早上的从监控里调出的一小段截屏,”大爷, 你看是这个女人吗”大爷看着方默宇的手机,点了点头,很确定地说道:“对, 就是她,脸上有伤口,我当记得很清楚。幼儿园的老师看到方默宇的手机,也认出来女人是谁,“这 不是安安的妈妈吗“这是孩子的妈妈“对。”安安的老师认识薛北雁。其余老师一听,都松了一口气,“太好了, 孩子没丢,原来是孩子他妈来接孩子了。方默字看着监控里的男子,并没有像是其余人那样松了一口气,反而隐隐有些不安。为什么薛北雁不自己亲自露面去接孩子,反而让陌生人去接安安。这个陌生人和薛北雁是什么关系,他们把安安带到哪里去了原本是薛涛薛北雁两人之间,现在又牵扯进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子。这个男子有可能是安安的爸爸吗那在薛涛倒在房子里的中年男子又是什么人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案子变得越发扑朔迷离了起来。方默宇没有迷茫多久,因为没多久,老何就给他打电话了说道薛涛招了。“他招什么了”方默宇问道。老何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你要是没事, 赶紧回来吧,这个案子还真是比想象之中更曲折。方默宇回到警局,来到了审讯室外,薛涛坐在审讯室里,手上带着手铸。”审讯已经结束了。方默字站在外面,老何将案子进程告诉了方默宇。“行啊小方,你立了大功。“他招了什么,人是他杀的吗” 方默宇从单面玻璃里看着坐在审讯室里的薛涛,薛涛此时捂着脸,似乎有些奔溃。“他没承认是他杀的,说是在担打过程中发生的意外,”老何说道, “你离开之后, 我们开展了一番深入调查。“最后小陈找到了实破口,我们查到了薛涛之前在网上搜索记录和聊天的记录。老何将照片递给了方默字,” 通过薛涛的联系人信息,我们找到了死者的身份,死者叫王开,今年三十五,职业是农民之前做过保镖,前几天从省坐火车过来的,你猜他过来做什么方默宇看着手里的王开的照片,“省坐火车到我们这里, 得十多个小时吧,他过来做什么,工作“我如果不给你说,你估计想不到,他究竟是来作什么的。”老何卖了个关子,顿了一顿,“他是过来做杀手的“染手”方默字不是很明白,一个路省的中年男子到他们这边来做杀手而且,现在这个社会,还有'杀手这玩意儿老何说道:“薛涛, 我们的报案人,前一阵,他拿了十多万,在网上找了一个杀手,准备买凶杀人。“而我们的死者王开就是他拿了十多万请过来的杀手,”老何继续说,“结果, 杀手拿到了一半的钱,又不敢下手真的去杀人,反而勒索薛涛,让薛涛将剩下的钱给他,不然就告他。“薛涛害怕王开报警告他,所以准备了钱,让王开早上过来取。“早上九点多,王开到了薛涛家里,准备拿到剩下的一笔钱走路,薛涛却没有那么多钱,两人在扭打的过程中,王开不幸中刀去世。就像是一场闹剧,但是最终却以惨重的代价结束。“后来他伪造了犯罪现场,将死者说成入室抢劫。方默宇听着老何的话,还是觉得有些疑点,“老何, 他有没有jiāo代,薛北雁案发当时是否在案发现场,还有,他们本,神,竟想要买凶杀谁“嗯,间了,薛涛jiāo代说,薛北雁对这件事不知情,”当时离开了,所以不在现场, 至于买凶杀谁,薛涛不肯说。方默字联想到这些事情,隐隐的不安,薛北雁和这个案子没有关系,然而却无故失踪,偷偷地把安安接走,还有那个陌生的男人党竟是谁。最重要的一点是,薛涛究竟想对谁下手367

    “薛涛之前与王开的聊天记录在哪里” 方默字问道。“小陈那边,他整理出来了。方默字找到陈警官拿到了他整理出来的聊天纪录。查看了一番,纪录里并没有说杀谁,只是取了一个代号,q, 薛涛在与王开聊天纪录之中与王开说道,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让人看起来不像是他杀,更像是意外。q 一会不会是李权方默宇想到了最近阿权要和薛北雁离婚了,难道他们想要对阿权下手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薛北雁绝对会是置身其外的人。方默宇拿出了手机,继续给阿权打电话。李权的电话一直没有打通,之前幼儿园的老师也说李权的电话拨打不通,难道是在开会吗方默字找出了薛北雁的电话,拨打出去之后,也是无人接听。方默宇略微思考了一下,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老何,我出去一趟。“嗯,去哪儿,需要我帮牡吗”“不用。”方默宇骑着摩托车 来到了李权公司楼下。方默字第一次来李权的工作的地方,因为避嫌, 所以他从未主动来找过李权。李权是公司的老板,想要见到他需要预约,方默宇掏出了警察证,前台立刻带他上了楼。李权的助理告诉方默字,李权不在办公室。ntent

    看超多本,神,结精品排行搜索

    本,神,

    本

    神

    站

    手机输入网址: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