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 我爸爸叫李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超多本,神,结精品尽在

    「本,神,」

    「本」

    「神」

    「站」

    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免-费-首-发→【求】【书】【帮】

    ntent“信不信由你,安安可以在我家,你,滚出去。”方默宇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反正他和李权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算他再喜欢李权,也没有做出和李权有任何逾越的事情。薛涛发现方默字气势丝毫没有低下去,反而一副有将无恐的模样,“ 你践什么践有什么好拽的方默宇白眼看他,甚至不想多和他浪费口舌。被方默宇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薛涛感觉他竟然被方默字鄙夷了,不就是一个小情儿吗一个男人,当情fù还这么理直气壮薛涛气鼓鼓地站了起来,对方默字说道:“你少得意 等我姐回来,看她怎么收拾你“是么既然如此,那把孩子抱走。”方默字没有任何义务帮 李权和那个女人照顾孩子。薛涛来这边一趟,就是想把孩子丢给方默宇,他不想带孩子,很麻烦。见方默字要让他带走安安,薛涛却丝毫不以为意,“ 你住这么好的房子,开着那么好的车,照顾两天我姐夫的孩子, 也是应该的。方默宇一时间没有理解薛涛的神奇的脑回路,他住这房子,开着车又怎么了虽然这些都是他啃老,但是凭什么要帮薛涛他姐带孩子“叔叔,我要和叔叔在一起。” 安安模样有些呆呆的,但是听到方默字要让薛涛带走他的时候,他两个小手抓紧了方默字,不想跟薛满离开。安安紧紧地抓着他,小脸脸上满是不情愿,不想离开,更不愿意被薛涛抱。方默宇只好将他放在了沙发上,“把你姐的孩子抱走, 别带到我这里来了。他这里不是托儿所,他也没有那个义务。nub“我都放到你这里了, 这是我姐夫的意思。安安坐在沙发上,两个润湿的小眼睛瞅着方默宇,方默宇一时心软,没说话。薛涛见方默宇没话了,打开门就走,刚才最后一句话,薛涛是编的,李权可没有说过这句话。可是看到方数宇沉默的样子,也就是正好坐实了这件事,30从方默宇家出来,薛涛将刚才偷偷拍的好几张照片从微信发给了他姐。“姐,这就是姐夫养在外面的小情人,这大房子,这豪车,姐夫对你出手可都没有这么阔掉。”薛涛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薛北雁正和朋友做sa,听到了薛涛的语音,又翻了翻薛涛发过来的图片,脸色不大好看。薛北雁知道她李权一直有个喜欢的人,薛北雁和他结了婚,生了个孩子就是为了要牢牢地绑住李权。这几年虽然李权和那个人还有联系,不过收敛了很多。薛北雁也没有自讨无趣,去和那个人当面对质,不过,看到这豪车,这大房子,薛北雁心里瞬间不平衡了起来。上次薛北雁想买个几百万的代步车,李权没有同意,无论薛北雁怎么磨着李权,希望他能够给她买,李权就是不肯点头

    而他弟弟拍的那服片的里车,可比上次薛北雁看到的那车子,气派多了。这时,薛涛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昨天晚上姐夫一晚上没有回去, 就是去了他家,姐啊,我说你还在外面,不回来,姐夫都要跟着别人跑了“昨天晚上你姐夫没有回家” 薛北雁表情凝重了些许。“嗯,在那小情人家住了一晚上。”薛清点头。“那安安呢“安安昨天晚上是我带的。听到薛涛的回答,薛北雁坐了起来,“你姐夫昨天晚上, 连安安都不服顾,跑去那藏人家里了“嗯,一晚上都没回来。”薛涛重复了一遍重点。李权不可能不知道薛涛不会照顾小孩,可是薛北雁没想到昨天晚上李权竟然连孩子都不顾。薛涛感觉到他姐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xìng,于是煽风点火地说道:“姐啊, 您可长点心吧,别在外面玩了,快回来了姐夫那么有钱,你还不盯紧一点。薛涛家里并不是很有钱,要不是薛北雁嫁给了李权,他们估计还住在市里最差的那个地段,几个人挤在几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而如今他们薛家攀附上了李权,姐姐也跟着变成了有钱人,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老薛家的日子也跟着好了起来

    这些都是姐姐的功劳,也更是姐夫的功劳,所以薛涛还是很在意他姐和姐夫之间的夫妻关系。不过,原本薛涛还是有几分處激李权的,可是看到方默字住的大房子,开着豪车之后,心里也开始严重不平衡。姐夫这么有钱bāo yǎng小情儿,可是却舍不得给他多发点工资。这让薛涛很是介怀,临走的时候还踢了一下一旁的垃圾桶。薛涛离开了,方默字将安安放在了沙发上,回想起刚才薛涛说的,李权昨天晚上没有回家,回想了一下,早上的时候,林诺也说看到了李权,滩道李权真在他楼下站了一晚上林女士牵着孩子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裤豆豆鞋,身形粮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的男子在门口打电话,走过来的时候还踢了一下离她不远处的垃圾桶。一个易拉罐飞出,正巧撞到了小孩脸上,小孩吃疼,眉头一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林月霞安抚了一下孩子,一旁年轻人却一个道歉都没说,经直地往电梯里走去,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林月霞想了,“你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回事 好好地踢什么垃圾桶薛涛吊儿郎当惯了,“踢就踢了, 大妈,你有意见吗”“易拉罐踢到我儿子脸上了,你说我有没有意见“一个易拉罐而已,履人又不疼,矫情。”薛涛站在电梯里面,满脸不在意地说道。“小孩子能说矫情吗你什么态度,你给我站住。”林月霞还没有这么受气过,这年轻人患度极其不好,明明做错了事情,却这般高度。“我偏不,你能拿我怎么着”说本,神,,薛涛将林月霞推出了电梯,在门关上的时候,还做了一个鬼脸。。林月霞气的浑身都在抖动,“小子, 你给我等着,下次再见到你, 我非得让你知道什么叫管教要是让她下次见面见到她,非得把他拽到没人的地方收拾一顿,这种年轻人就是欠收拾。林月霞愤愤的想到。“儿子,还疼吗”林女士摸着方思海的墩脸,白嫩的脸上多出了一块红印子, 把林月霞给心疼的哦。抱着方思海提着菜来到方默宇家里,方默字打开门,便看到一脸怒色的林女士和刚哭过还在哽咽的弟弟。“妈,怎么了”什么能让林女士气成这样方默字知道他妈一向是战斗力过人,从来不会让自已吃亏。“刚才遇到了一个没来质的,没事,把菜放冰箱里。”林女士将手里的菜递给了方默字。“下午帮你打扫了一下,” 林女士说道这里,眉梢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因为她发现了几盒套套。以前方默字到处留情的时候,林女士那个愁哦,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混账儿子,而现在方默字一点心思也没有了,林女士又愁了,年轻人就该出去浪一浪,而方默宇每天生活的除了一个人喝酒以外,就跟个无yù无求的和尚一样。看到那几盒来开封的套套,林女士略感欣慰,儿子终于想开了。“咦,沙发上有个孩子”林女士发现沙发上还有个孩子。“墨鱼,这是谁的孩子啊怎么在家里“朋友的。”方默宇拿着玩具运李安安。林女士鱼问道:“什么 朋友”方默宇没有回答,要是让他妈知道他在帮李权带孩子,估计得原地暴怒。林女士见方默字没有回答,难道是新朋友“模样看上去挺可爱的,叫什么名”

    李安安有点傻乎乎的,不似平常孩子那般机灵,一个玩具就可以玩很长时间。方默字的第第方思海不同,这小家伙从小就机灵,他比林安安大两岁半左右。林女士将俩孩子放在一起玩要,一会儿方思海就将李安安手里的玩具和零食都抢光了。李安安东西都被方思海拿走了,坐在沙发上,一脸无措,呆景地望着方思海玩着他的玩具,吃着他的东西。李女士从厨房出来,见小孩可怜分兮的模样,将玩具从方思宇手里拿过来,还给了安安,套话问道:“安安, 你爸爸呢

    “不知道。”安安摇头,阿姨将玩具还给了他,安安有些高兴,对林女士也多了几分亲近。“那你爸爸叫什么名字”林女士问道。ntent

    看超多本,神,结精品排行搜索

    本,神,

    本

    神

    站

    手机输入网址: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