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 江燃失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超多本,神,结精品尽在

    「本,神,」

    「本」

    「神」

    「站」

    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首★发★求★书★帮★

    ntent周末一大早,许言骑着自行车来到了方数宇家楼下。方默字是一个人住的,许言来过几次,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许言怀端着一寂铭惴不安的心,敲响了方默宇家的大门。绿色的大门紫闭着,许言在门口等了半响。门开了,然面,在门后的人不是方数字,而是李权。

    里李权李luǒ着上身,许言看到了他身上精壮的肌ròu钱备,还有肩上的一道疤痕,看着李权,许言微微一样,“你怎么在这

    这个点很早,李权该不会是在方数宇家里过夜了吧。 李权看了一眼许言,给许言打开了门, “进来吧。“阿权, 谁啊。”方默宇情嗽的声音在李权身后的房间里传出, 像是刚醒的样子。

    “许言, 他怎么来了”只听得屋子里蚌里啪唯一阵,顶着一关乱糟特头发的方就字出来了。看到许言,方戴宇挽头,“许言, 你怎么来了许言臣了豆眼,一4李权神包自若地去了财房。又看着方数字微微红种的唇姆,。鱼, 你和阿权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两人一大早上出现在了一起“就那样呗。 ”方戴宇意了老嘴。许言拉住了方默字的袖子,“可是他有老婆孩子了, 墨鱼,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和有fù之夫不清不楚。“我管不着那么多, 是他来找我的。”方就字虽然这么说,可是神情始终还是有着几分不自然。,可“许言还想说点什么,被方戴字打断,“许言,别提了“本天我们喝多了。 以后不会这样了。望着厨房里的李权,方默字重下了眼脸, “做不了情人,还可以做兄弟吧, 我把他当做朋友而已。有滚床单的朋友吗 李权留单的做了早餐,弄好了方数字的那份,又对许言问道: “许言个你吃吗 我往备了你的份。许言摇头,他其实来找方就宇有事,已经吃过早饭子。31如果李权不是有fù之夫,许言看到两人一起吃早饭的画面,肯定不会去做电灯泡,可是李权有家庭了,他不想方要宇一错再错,于是坐在了方数字和李权中间。方默宇明白了许言的意图,脸看白痛的表情看着许言。许言巍然不动,坐在两人中间,挡着。“无聊。”方默宇咬着鸡蛋饼。 李权吃好了,站了起来,拿起衣服,“墨鱼, 我先走了。”方默字挥了挥手,目送着李权离开。许言感觉自己这一超可能是来错了,方数字自己都一团物,应该没有精力再部他了吧。方默字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向许言。“许言, 来我我是有什么事吗”无事不登三宝殿,许言这是破天荒第次来我他, 肯定是有事情。方默字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怎么和许言联,上次那个鸟龙事件, 还好没有真的发生,方数宇一阵后怕,要是真发生了,按照江然那个吃醋的劲, 估计会把他清蒸了。“我的事先不提,“ 许言看着方数字,那里有着担忧,“墨盆, 你别让李权这么吊着你了,他都结为了,再和你这样做太不对了。要是这件事让李权的老婆孩子知道了,会怎么看待方默字。许言仅仅只是想想,都觉得很难堪, 方数宇不应该陷入那样的处境之中。“啊,“方就宇长静一口气,“许言, 你要是像老妈子一样数训我,我今天早上听够了。“每次李权都这样和我说的,让我重新开始,我其他人,不要在使着他。方默字苦笑一声,“我特么战的慌, 是我缠着他。

    方默宇拍醒扫了一眼许言脸上的表情,“我们你天没有做, 你别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是他误会了么什么都没有做见方就字前上表情有些雄过,许言不知道该怎么动方数字,原本他是来找方就字出点主意,可是现在方数宇这样,惑尚帮不了他了。“快点说,你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去上班了随5方要字翘着二部腿,看着许言问道。“今天周末你也要上班吗方数宇点头。“嗯, 最近有个案子, 上头抓的紧。“那你去上班吧,我不耽误你了。“赶紧说, 一看你就是有事情。许言简单的给方默字讲了一下他的心里路程和心里的想法。方戴宇听本,神,,略微沉默了片刻,总结道:“所以说, 你想给江泉坦白,不想让江能的婚礼顺利进行,抢两啊一许言摇头,“qiāng每倒是不至于, 我想和江解淡谈。”早点阻止江就结婚,施不至于发生抢场这种事情了。“那你去找他,找我做什么”“我不知道他在哪里。”许言找不到江常, 那次之后, 江此仿佛像是消失了一样,除了偶尔报纸上报道了一下黄沁以外再也没有江能的消息了。“他还能去哪里,马上就要和楚沁结婚了,应该在筹备婚礼吧。“可是, 我找不到他,你知道他住在那里吗“知道了, 打个电话不久得了”方默宇掏出电话,这么简单的方法都不用吗电话许言已经打了很多次,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方默字试了试,依旧是关机。“难道表哥就走我也要抛弃吗” 方数字不信邪,换了一个号码打,还是关机。“那我陪你去我江解吧,不过许言,我觉得你要做好失望的维备。"方就字是过来人,结力之前,他和李权演了很多少次,可是李权还是结婚了,所以他并不乐观。“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我也觉得阿权还是喜欢我的,”方数字带上了头盘,将一个安全耀递给许言,示意许言上库,“人生三大错觉之一,我喜欢的那个人好像喜欢我。方戴字带着许言去了江燃家,江燃家里没有人。ub

    于是他们又去江然所在的公司,去询间了一圈, 才发现江燃已经有几天没有来了。“难道是回江燃家那边了吗 ”58听说婚礼两边都办,也有可能江常回那边坐准备了。31许言咬了咬牙,“我去那边找他, 我一定要我到江解,同个清楚。方默宇见许言一脸坚定的摸样,像报了当初的他。“嗯,我陪你去 ”方默字说道。“你不用上班吗 ”许言疑善地问道。“我自己去就好了,你赶紧去上班吧。“上什么班, 我请假了,快点吧,现在应该还有高铁票。 ”方默字拉着许言揍人。他们出去的时候,正巧迎面撞上了一身干练打扮的楚沁。楚沁皱着眉,面无表情, 心情看上去不是很好。许言看到了楚沁,楚沁自然也看到了许言。许言对楚沁不熟意,当做没看到, 准备擦肩而过。“许言来的正好,我正巧也要找你。”楚沁却叫住了许言。“我你有什么事吗“许言望着楚沁漂亮的脸,楚沁皮肤白的像是在透光, 气费出众,气场也强大,让想要攀比的人不由自主的心生自卑。“你跟我过来。” 楚沁示意许言跟着她。楚沁有话对他说,他对身后的方默字说道:“墨鱼, 你等我一下。“嗯。”方默宇点头。来到一个瞬静的角落,楚沁压低了声音,漂克的眉间隐愿浮现出几许想气,“江些到底去哪里了”许言微愣,“你也不知道吗他也是来找江燃的。楚沁见许言似乎也不知情的, 江鹏这家仗,到底去哪里了马上就快到他们的看礼的日期了,现在这个万众瞩目的节骨眼,新即意式玩消失。这几天的各种压力楚证都扛了下来,可是若要是再找不到让出:结物那天江就不出现。她红不住,也丢不起这个脸。楚沁打量着许言,沉声道:“他消失那天晚上,去了你家, 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他说了一些与江燃断绝关系的话。一些让他很后悔的话,如果可以, 在江燃问他,是否还喜欢他的时候,并言就应该抱住江解,说对,我不想你结物。可是那个时候的他不够勇敢。许言抬起头,看向楚沁,“抱歉, 这是我们的私事他不想告诉费知这些话,他和江帐的关系,许言也不知道楚沁知道多少,楚沁是江粥的未海喜,也是他的一一情敌楚沁气笑了,可是她偏偏说不出口,她和江些互相签了保密协约的。“我会找到江燃的, 到时候就算是解也要把他御着和我本,神,成婚礼。许言握紧了拳头,他是不会让这场要礼本,神,成的。许言走了出来,方就字取下耳机,“她和你说了什么, 她是不是知道你和江水的关系了”“不知道。”许言不知道。ntent

    看超多本,神,结精品排行搜索

    本,神,

    本

    神

    站

    手机输入网址: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