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篇 吃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超多本,神,结精品尽在

    「本,神,」

    「本」

    「神」

    「站」

    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首★发★求★书★帮★

    ntent“是, 被你说中了,请你出去行吗”昨天江燃离开之后,许言躲在屋子里哭了一天,没错,他就是这样的人,胆小儒弱,患得患失,xìng格惘帐,受了伤只会躲起来哭的可怜虫。楚程阳没想到许言会慰他,第一次见到许言浑身带着刺的模样,“老师,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不是故意去chuō许言的伤口的。

    楚程阳这次来,是想告诉许言,他和林秋的事情。这段时间,楚程阳都在盘林秋,每天带早饭,等着一起故学,只要有林秋出现的地方,就有楚程阳,就这么镇而不舍的盘了半个月,林秋络于对他露出xìng许笑容。可是等到楚程阳还没有细,品的时候,林秋又开始带上了自己的伪装,每天冷冰冰的。这样忽冷忽热的喜度让楚程阳很搞不懂,林秋到底对他有没有意思。所以楚程阳想来问许言,他觉得许言可能会知道,为什么林秋对他时好时坏,忽冷忽热。没想到许言情况比他糟糕多了,看着现在这样的许言,楚程阳觉得他怪可怜的, 他走到了许言床边,“许老师, 如果那个人不喜欢你,你就不要执着了。没有戴眼镜的许言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眉眼香气,眼眶红红的,像只哭红了眼的小兔子,一副急需要人去安慰的样子,楚程阳伸手将许言接进了怀里,“老师, 我借你肩膀,你想哭可以靠着我哭。“谢谢你。”许言没有靠,楚程阳的确是个不错的男孩,会考虑别人的感受。楚程阳在学校里也挺受欢迎的,许言也听见过他们班的女生聚在起地讨论楚程阳。最近楚程阳应该和他们班的林秋走的挺近的吧,许言也看见过他们同时出现的画面,有时候他上课,楚程阳在教室门口等着林秋放学。光师,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会觉得你爱上我了。四许言的眸子是乌黑莹润的,看着着人的时候,会让人忍不住有种去抚摸的冲动。比起冷冰冰的林秋,楚程阳觉得许言更合适接紧怀里,不过奇怪的是, 他虽然觉得许言挺有有趣的,和许言在一起很舒服,可是他没有对许言产生喜欢的那种想法,他觉得许言就像是一个港湾,适合依靠,可是他现在还年轻,不想找一个港湾停下,他还想继续浪,去盗风逐浪。或许以后等到楚程阳再大一点,会喜欢上许言吧,现在他更宁愿把许言当做朋友,更喜欢林秋这样有挑战xìng的冷美人。楚程阳看着许言,“老师, 那个人他不喜欢你,是他的损失。许言摇了摇头,“感情的事, 你还不懂。楚程阳笑了,“ 你也就比我大几岁,别老是摆着一副长辈的样子,你看着比我还嫩,老师,我懂得东西,可比你多。楚程阳板着手指头粗略的款了一下,“我大概初中谈了3个, 高中五个,第一次是在是16岁。许言嘴角微抽,相对于楚程阳的经历,他的感情史显得十分的苍白,他的青春里,只有一个江路。“老师,看开点,你要是缺男人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如果我介绍的你看不上,你可以和我试试。许言知道楚程阳在开玩笑,“少贫嘴, 没什么事的话,回去上课吧,别老往我这里跑。“许老师,我认真的,我还没有和老师谈过恋爱。”楚程阳笑着说道。经过楚程阳这么一番胡闹,许言感觉心情好了不少,也是,就算江燃不想对他负责,不就是上了一次床吗,看开点,反正江端也要结婚了,看开和不看开,也都是那样了。许言自暴自弃地想着。周末江燃生日宴,许言不打算去了,他将礼物jiāo给了李权,让他帮xìng带过去。“老师,你心情好一点了吗” 楚程阳问道。

    楚程阳咧嘴一笑,“不用谢, 老师,我也有问题想要找你帮壮。嗯 ”“我最近一阵在盘林秋,许老师,为什么林秋对我忽冷忽热的。” 不知道为什么楚程阳感觉许言会知道答案,他想来问

    许言就知道,楚程阳一直在打着他们班林秋的注意。“你高三了,别祸害我们班的林秋。”许言不同意楚程阳和林秋在一起,楚程阳这种玩的xìng质更大一些。“我又不介意他比我小。”楚程阳笑着说道, “许老师,告诉我他以前是什么学校的,为什么我查不到他以前的事情

    楚程阳去调查过,不过没有查到。林秋不仅换了学校,而且还改了名字,所以楚程yīn查不到很正常。这孩子之前被技园霸凌,xìng格封闭,把自己保护了起来。“你要是觉得他好看,就鱼他,楚程阳,你这不是喜欢。”许言担心的是楚程阳只是一时兴起,或许,林秋也觉得可能是这样,所以才对楚程阳忽冷忽热的。“许老师,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楚程阳抬起桃花眼, 望着许言的眼里有着笑意。许言怎么可能吃楚程阳的醋,“别胡说, 我又不喜欢你。“那许老师,你喜欢什么样的也是会打盆球的吗是我这样的吧许言有些无语,“不是你这样的, 楚程阳,你回去吧。“老师,我开玩笑的,我不说了。”楚程阳见许言要赶他走,赶紧说道。许言揉了揉眉心,“我下午还要备课, 你可以在外面客厅玩,别进我卧室。“那老师,晚上吃什么”楚程阳问道。许言: 了这家使就是来蹭饭的了。

    周末,江燃生日许言没有去,江燃也没有给他发请帖。上次的那一晚像是在做梦一样。许言在家里看了一天的书,等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许言给江燃发了一条生日快乐。江燃是晚上十点出生的,许言记得江燃说过,他母亲生他的那个晚上,月亮特别大,满天星辰。今天也是一样,江燃的生日是八月十六,中秋节过后的一天,月亮还是那么大, 还是那么的圆,而现在的天空因为污染比较严重,所以星星很少。许言洗激本,神,之后,关了灯上了床,准备睡觉。许言刚睡不久,就被门外的响动声惊醒。有小偷许言听到有人在动他的门外,在扭动着门锁,传来密寢空察的声音。许言摸出了一把剪刀,借着呼吸灯微弱的光芒,紧紧地盯着门口处,睡在外面门口的动静停了下来,随即,是敲门声。

    许言听着这个声音,这不是江燃的声音吗他放下剪刀3把门打开,酒气扑面而来,江燃这是喝了多少酒许言打开了灯,将江朝扶到了沙发上,“你怎么来了 ”江就这个时候,不应该在他来来岳给他办的酒宴上吗江燃靠坐在沙发上,深黑色的眸子看着许言,薄唇抿着,没有说话。

    江燃抓住了许言的手,将许言拉进了怀里,在许言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江燃已经将他压在了身下。江燃身上的酒气很重,呼吸都带着涌的味道,许言不喜欢酒,却对江牌的味道不讨厌。望着江燃深黑色的眸子里倒影着自己,许言心扑通地跪动了一下。

    江燃咬住了许言粉嫩的唇瓣,温热的唇瓣覆盖了下来,许言没有动,江燃伸手解开了许言的衣服扣子,许言知道了江燃接下来要做什么,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上次做的时候,许言根本没有意识,现在算是他清醒的时候第一次。江燃的吻从他的锁骨到了他的xiōng前,许言紧张的同时,也被江燃弄得有点yǎng。当江燃亲吻到下面,将他下面包裹住,许言抬起头,看到了江端在做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江粥,别碰那里,脏。”许言想要阻止江鼎帮他做这种事情。江燃轻笑一声,“舒服就叫出来, 别憋着。许言顿时红了脸,江燃现在是在取悦他。许言不是一个重yù的人,很少自己动手解决,当江常温热的口腔将他包裹住的时候,这种刺激对许言来说,就像是一个吃惯了清淡的人实然面前摆上了一桌满汉全席。然后许言很快就jiāo代了出来。江燃抬起头,对许言笑了一下。那薄薄的唇角沾染着某种不明yè体,格外的xìng感,许言顿时满脸通红,江燃应该没有醉吧ntent

    看超多本,神,结精品排行搜索

    本,神,

    本

    神

    站

    手机输入网址: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