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没得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超多本,神,结精品尽在

    「本,神,」

    「本」

    「神」

    「站」

    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免-费-首-发→【求】【书】【帮】

    ntent“对你不算要造圾。”江就笑着低头, 来了一下许言的脸顿。他的时候。教鼓的事期站在敬上,许官最红到了耳根,尤其是当他十分清新地虚受到大强上有个东西临着

    江然有所察觉,望着许言红红的雅, 微挑眉,“你有反应了。许富差害地提用被子盖住版、 他, 他也是男生,早上的时候也会有工正常的现象。

    可是被江拆害,许言不自觉地脸红。“江燃,我们起来吧, 得上课。江献抱着许言舒服的踏了出声音里有着些许集音说道,“不想上课, 今天请服,好不好”

    “不,不好。” 许言结巴地说道,让低为震惊的是,许言感觉,被江赋蹭着,挺,挺舒服的。江麒将许言集进了怀里。笑着说道“不远你了, 再让我靠一会儿,有点因。”

    江燃早上起床的时候喜欢再眯一会儿。许言轻地点了一下头,“呢。”半个小时之后,卧室门才被打开。再言没着一关乱情特的头发。随通在的像是苹事, 息匆她从爵宽里出来, 身后像是有洪水维事校。西许言身后,江能靠在床上,看着许言苦先而逃的背影,不由得笑了。实在是太害羞了,江蝴想帮帮他,没得逞。不过好歹也算是看到了,摸到了。

    桌上放放着早餐,这个时候陈兰已经出去了。。b洗激本,神,吃本,神,早餐之后,江就和许言一起去上学。本来早上的时间是很也足的,可是在出门之前,江需接着许言又亲了几下。“快要迟到了,走快点。”许言看了一眼时间,加快了脚步。“我记得你家离学校有一条远道。”让就记得第一次见到许言的时候,便是在那边。

    许言点了一下头,'那象路早,上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人,特别的安售,许言胆子小,很少从那边走。

    “走那条路。江就牵着许言的手,往那边走去。暖意从手心出弥漫开来,许言永巧地跟在了江常身后。清累,天边一片灰蒙蒙,大多款商户都关着门,若子里几家网吧的灯光也调比救的暗yè, 一些通守玩游成的人从趴在电

    脑前补着眼。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实静,一道少年音扯着嗓子喊道, “妈,我去上课了。摩托车轰鸣了一声,打破了清晨的寂静,来的方向看去,见到了坐在康托车上面的林字阳。许言听着那个声音有些熟悉,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原来林字阳是住在这片地方的,难怪许言前几次从这边经过的时候都看到了他。

    林宇阳1骑着座托车出来,看到了江常和许言,微微诧异了一下。目光落在了许言和江然南着的手上,“哦, 你们和好了”“

    许言有些脸红的点头,“ 上次多谢你。感受到林宇阳的目光, 许言有些不好意思, 想从江发手中抽回手, 江能却抓着许吉的手,没有放开。

    “不用谢不用谢。林宇阳摆摆手。认识,但是关系似乎不太好,有过节。许言记得林宇阳和江载认识,淡溃的说了一句:“走了。”江燃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甚至一眼都没有多看林空阳,生,最是可美对着并言成了一句:“言,江就是个huāxīn对于江欧的无视,林宇阳冷吃一声, 路着座托车从他们身边经过,故意回头对着许言成了一

    大萝卜,你自己小心xìng。”林空阿为什么要这么说江离许言听着这话有些旭尬,见许言时不时抬起头看他,想问又不敢问的表情。江幽捏了捏许言的脸,“ 别听他胡说。心里还是按端不住有些好着, “江解,你是怎么和林字阳认识的“哦。“许言点头,心里“初中同学。”江麒说道,“不是怕遇到吗, 我们快点走吧。8许言还想间什么,不建江就似乎不愿意提及以前的事情:3萌反°上,幕海见到江解和许言一首一后的走速来,上漂的时候,薛海时不时地住后有一幕。每次都能够看到让教和许言出

    在教室最后一样,两人在桌下似乎在搞什么小动作。信封低,几节课都没有幕出一个字。陈海手中金着笔,咬着牙,手下一张粉色的空白信封纸,最后陈海故弃了,因为他实在是写不出来。上美术课之前,陈海让江然的前桌一男生和他换了位置。江献正看着许言做作业,时不时地翻书,给许言讲不会的题。

    陈海坐在了他前面,见江就看的那么专注,用手推了推江解。江献抬起头,见是陈海,“你怎么过来了“帐量,你和许言真的在一起了”陈海压低了声音问道。

    “怎么就在一起了,前几天不是一”陈海很疑客, 明明前几“嗯。”江然点点头。用的那么僵, 许言不喜欢江解,然景怎么就把许言给

    拿下了的呢

    陈海眼睛里露出了满满的求知欺型,“能量, 讲讲明江献轻轻地扫了一眼陈海,“讲这个做什么, 快上课了,赶紧回去。

    “然哥,讲讲吧,传授点经验给我。”江燃挽眉,“你要去追阿权吗陈海顿了顿,没有否认,也没有点头。江燃笑了,“你要去盘阿权,脱了躺在他床上,把他睡服就行了。

    陈海老脸收一红,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帐晋, 含老也会开这种玩实。江献收了前上的笑意,“我是认真的, 好地去童,他言本,神,舍同意的。”陈海微微叹气,“不是阿权, 怎么才能鱼上一个方工大我的人。”

    “也不是方数字,对吧”江朝见陈海愁眉不展的摸样,问道。“当然不是,那种黄笔,丢给我都不要。 ”陈海摆摆手,满酸嫌号:8

    “我认识吗“我核怎么师一陈海不想多说关于喜欢的人是谁的事情。“帐号,你别间了,帮我想想办法,我该怎么盘。”陈江燃若有所思地看着陈海,“是温辰昀吗”陈当微微怔了一下,“咳“ 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看样子是了,江能融立刻冷了下来,“陈海, 换个人,他不适合你。““为什么”陈海不懂江帖为什么会这么抵触温辰购。明明当初他们三个人,关不是那样的好。“别问,陈海,他不行,赶早打消这个念头。“不行”陈海掩头,“他不行没事的, 我行就行了。“量那样的人,别靠近他。江麒冷冷地扫了一眼除海,“阿海, 温唇的不是你想象那样的陈海惊讶,江解说的格外的认真,很明显温辰的有什么事情, 是江然知道, 他不知道的。许言从作业之中抬起头,听到了陈海和江然在说温辰的,“你们在说温学长什么呢了一眼许言,不满地说道。“叫的这么亲热呢”江躬看了“学长不是挺正常的吗”许言不知道哪里亲趣了。江席推住了许言的谁, “总之就是不行,以后不许哦他,名字都不行。”

    好霸道,许言脸皱起,“江鼎, 疼。“答应我,不然不松开。”江朗威胁道。许言有xìng无语地看着江的,只能点头同意,好吧。江燃松了手,看着许言白首的脸上握的微红印子,“下次我轻点。”许言接着脸,有些不大高兴。 拿起笔理头写作业。,看样子是生气了。“生气了”江就见许言不搭理他,看样“没有。”许言摇了摇头, 抿着唇不说话。江燃凑了建去,“这道题错了, 要不要我给你讲shu许告有些生气,可是这道越他的痛不会,可是让米的才有点建分,内心挣九了一番,许言还是点了点头。

    江能知道许言不会要小脾气,嘴凑到了许言耳边给许言很认真地讲题许言感觉江朝似乎都快要来到了他的耳朵,红着雅往一曹遍子一些議着略看江馆。

    江成笑了笑,拿起许言的笔和本子,这次讲题正级了。”陈海坐在一旁,撒狗粮的行为,嘴角微微抽搐。金本接狗狼一样,很成功的接了满满一盆。为什么他要坐的这么近,就像是端着狗盆专独根一化了下,甚更不要给温系的写情名戴默无语地换回了座位,陈海拿出那张粉色的信纸,犹豫了一下,面租地江城提划温来的时候,表情是那样的严肃,让江就都这么恶样,温后的到底有什么不为国路自己已领很了解温后的了,很早很早以前,陈海便察觉到自己喜欢上了温唇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温辰的

    有喜欢的人了。ntent

    看超多本,神,结精品排行搜索

    本,神,

    本

    神

    站

    手机输入网址: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