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七章 日常很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超多本,神,结精品尽在

    「本,神,」

    「本」

    「神」

    「站」

    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免-费-首-发→【求】【书】【帮】

    ntent洗激本,神,出来。“帐号,过来吃饭了。”许言对江常喊道。“地。”江出走了建去,许言将粥递给江解,又殷勤地给江就递了筷子。桌上有两个青菜。江然看着那妙的油量整保的青革,起一块,放进嘴里白细地咀者,味道很不错,忽然想起之前许言的妈妈说,家里的英都是许言做的。许言不仅乘巧听话,会做饭, 还会给他收拾书桌。江然看着许吉那清香白米的酸忘,见他小口的咬着菜,摸样看气的像是一只小猫味,江然发现许言鲁上也有很乡闪光的。江知道自己并不是测, 他一直都很排斥,可是,对于许言,江然讨厌不起来,甚到江麒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

    既然许言也那么喜欢他,就试试呗。“帐号,菜不好吃吗”许言见江腻吃了一口,就不吃了。江麒笑了一下说本,神,,江能修长白首的手指摄着筷子,兵起一提青菜放进嘴里,细细的咀嘴。江麒实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吃饭的时候动作也很优在,许言基然红了脸, 嫩微低头, 心里想到,然导长得真好看。

    。非海坐在江然后面, 看着江南一只手着头,嘴自微微上扬。带着蜜计亚度,像是在思方着什么有趣的事情他保持这个姿势,坐了一上午。“叮一” 下课的铃声响起。i

    经过几节课的摧线,大家册里的早餐早已消耗殆尽,变得饥肠能辘。听到下课铃声响起,纷纵起身往食堂方向走去。“银号, 走了,吃饭去。”陈海见江的还坐在位置上:他轻地推了一下江解。陈海有些好奇,江就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迷,想了一上一上午,就连下课铃声响起,江端都没有听见。“观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吗”江就手放了下来,他往后看了一眼, 见许言正起身往他们这边走来。“然哥,是逐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了”“陈海好奇地问道,自四十五度上扬。保持这个妻事一上年,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很开心的事情吧。“不告诉你。”不告诉他见许言已经走了过来,江然收回视线,起身站了起来,陈海刚才分明看到江所在看许言,不禁回想起昨天许言对他说的话,许言说,他很崇拜江解,江鹏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是的。伟岸这个词,陈海看到用的最多的地方,好像是形害 赔才会用的词。许言昨天那个话,就差没有说, 江常在他心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请不要金着喜欢着两个字来侮事江献。既然许言不喜欢江者,那江就在这里乐呵个什么励陈海日常一很迷, 看不懂。“大海, 愣着做什么,走了。”江跟见许言快过来了。催促着陈海走。许言还有几步才能走健来,江常却催促着陈海走,陈海虽然不懂江然的cāo作,还是走了几步。陈海副走出两步,江就便停下了曲步,回头对许言说道,“许言, 走快点。“哦。”许言跟了上去。独自走在前面的陈海:江燃腿长,许言要跟上江常的脚步,就得走几步再跑两步。江朗发现许言走的真慢,看着许言走个路都走的费动。江想了想,还是假装不经意地放慢了曲步。许言终于跟上了。江就嫌弃地皱眉,“许言, 你平时都不象炼的吗 许言摇了摇头,“燃哥, 我身体素质差, 运动神经不发达wb"“那前更应该经常最练。 “江就看着许言那细西博小趣,身上几乎都没有什么ròu,当不禁风, 变不拉几的。可是,转念一一旗江然的目光落在了许言的腰上,许言的腰得细,尼股物:随很长,江水回基起峰天晚上拖着许吉村着他的pì gǔ的感觉,顿时有些跟意。他干吱了一声,够开了目光,看向了前面,“下次我带家一起去最炼身体。“哦。” 许言点了点头。许言走在江解身侧,江忽然回想起之前方数字勾着许言启走路的画面,他要不要也勾着许言的肩走,这样看上去好律没什么的吧就是普通的勾肩搭背面已。江粥从许言身后,缓缓地抬起手,眼看就要放在许言的肩上。然而就在这时,许言忽然弯腰, “编号, 等我一下,我的鞋带散了。江朝手设能成功的搭在许言的肩上。手在空气之中转了一圈,江翻收回手。怎么感觉自己有点家称, 江朝敏着眉,不能是勾肩搭普吗, 亲都素建了,差点还睡了。许言系好鞋带站了起来,就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手是江燃的。许有些体海的看向江成,江献以前走路的时候, 都只是一个人走, 从来不会和别人做出这样的动作。“看我做什么, 看路。”江些皱着眉冷着脸说道。“哦。 “许言觉得今天江常有点怪的,那只搭在他肩上的手,也有些怪怪的。这个时候,陈海已经走到了很前面了,几乎快到食堂了。他回头看到这样一幕,江然意然和许言勾启搭告的走着,陈海发现自己实然变成了电灯泡。可是不对啊,他们应该还没有在一起吧 怎么这么的亲密了“在看什么 ”方数字拍了一下陈海的肩。陈海嫌弃地拍了拍自己刚才被方数字拍过的地方,“不关你事。“阿海,要不要这么小气, 不能说了你一次么”方就宝正得和陈海理论,却看到江能与描着许言的肩走过来。“呵一 呵呵一” 方默宇看着两人在一 起的画面以不由得惊得冷笑了几声。许吉被江都手塔在肩上,与其说是搭在省上, 不如说,许言在杜着江献的手来,被江躬勾描着肩,军鲁都不自在,虚觉肩上像是扛了一座烫手的山芋一样。江紫也发现了,许言浑身都拍谨的维,难道是他实然这么母好让许吉太过于事兴,所以才构罐了么莫非以后还是得向以前那样,许言才习惯萌度可是,许言打算什么时候给他普白他胆子这么小,该不会一直都不说吧那他还得等多久 已经走到了拿堂门口,许言看着江然皱着眉在想事情,小声地说道,“水号 到金堂了, 色,能放下手吗,一“嗯。”江粥收回手,他盯着许言语重心长地说道,“许言, 以后胆子大一些。“想做的事情,就去做。许吉不太明白江能为什么实然要说这些话,可是许言很少能听到让就鼓励他,虽就是不太符合场量的鼓励,并言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谢谢然号, 我知道了。江燃目光落在许言脸上,幽幽的,知道了就赶紧行动起来。许言打本,神,饭回来。“坐这里。” 江然将许言拉到了身边, 他不会将许言放到方默宇那边。被挤到方戴宇那边的陈海:好吧,常寻再次有喜欢的人了,那他是应该把江常身边的位子给让出来了。许言收到了陈海幽怨的眼神,有姓摸不着头脑。他低下头专心吃饭,想不明白的事情不多想。视线忽然看到了一旁的整盒里,那个餐盒是江躬的没错。可是许言看到了江些魔里有两个鸡腿,江就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吃这种油藏的东西吗就在许言好奇的时候,江朝用筷子将鸡腿夹起,放进了许言碗里。“吃。 ”江燃简洁明了地说道。许言看着应里的两个海道, 为什么这两个鸡疆江然要头到他确里, 许南发现,今天江能很不正常,太不正常了。方数字看到江能给许言兵鸡腿动作,嘴里还未咽下去的十口饭差点给噎住了。江紫抬起头,轻描溃写地警了一眼方数字,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害。方默字有些受不了,李权见方载字碗里还有一半,“不吃了吗 ” 98“不吃了。”方就字站了起来, 看着许言问道, 謂料管,鸡疆好吃吗许言正在想,江燃给他的鸡腿是吃,还是不吃这个问题。忽然听到方默宇问他,重与此同时。许吉感觉到一步一道视线正家家地接视着他而他争边坐着的是江解。许言起家点头,说道, “好吃。一方数宇盯着许言,又看了一眼江解,狭长的睡子出暗,中他勾起起一抹冷笑,哼,好吃你就多吃点。方数宇说本,神,,冷着融端着吃了一半的整盒,,走向了放警具的地方。“别管他, 吃你的饭。”江就见许言看着方默宇, 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哦。” 许言收回视线, 低头专心吃饭。他的视线落在碗里的鸡疆上,其实许言在想这个鸡疆,是江常特地给他买的吗ntent

    看超多本,神,结精品排行搜索

    本,神,

    本

    神

    站

    手机输入网址:喜欢我们请多多推荐给你的朋友们。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